3E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威龙霸天 > 第0543章 品尝美酒
    正文

    “鲍瑞剑”的拍卖显得波澜不惊,没有激起火爆的场面,毕竟它只是初阶玄器,对玄丹境强者缺乏吸引力,但最后也以四千元石成交。

    虽然这个价格不是很高,却已经这令林岩颇为满意了,更重要的是,“鲍瑞剑”已经通过这次拍卖打响了“第一炮”,肯定随着时间推移,消息会最终传到铁剑门,能将铁剑门的注意力转移开,这对林岩来说就足够了。

    一想到铁剑门门主听说了“鲍瑞剑”这个名称的表情,林岩就忍不住偷着乐。

    接下来主要是药材拍卖了,在貌美侍女的托盘之中,盛放着一株怪异的植物,它外貌有些像竹子,却又不是竹子,表面呈现深褐色,是一种特殊的菌类,其生长的环境也很特殊,只生长在某种石头裂开缝隙里,因为其生长条件颇为苛刻,所以颇为珍贵。

    “这是什么药材?”

    由于其颇为奇特,众人又不是炼丹师,自然认不出此物名称。

    林岩当然一眼就能认出,目光立刻被吸引,内心也是颇为兴奋,因为这株药材又是他需要的,也是他修炼幽冥锻体术第二阶段必备之物!

    注意到林岩神情专注,目露精光,莆掌柜丝毫不觉诧异,毕竟林岩是炼丹师,对珍贵的药材肯定情有独钟。

    “看来你对这株‘石心竹芝’颇有兴趣啊!”不愧是多宝楼的资深掌柜,见识的确广博。

    林岩微微点头,“那是当然,石心竹芝颇为少见,能炼制很多丹药,而且这株足有千年年份,更加珍贵!”

    “你竟然能一眼看出它的年份!”莆掌柜有点意外。

    “此物虽然不是竹子,却酷似竹子,还有竹节,每百年生一节,而这株明显有十个竹节,就说明它已生长了千年!”林岩做了讲述。

    “你竟然对这么稀有的药材都了解的如此详细,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到的!”莆掌柜忍不住感叹,因为林岩所讲是他都不知道的。

    林岩对此不置可否……

    与此同时,柯向伦看着柯统问道:“统儿,你可知道它是什么?”

    他也是借机考考柯统。

    柯统瞪着眼,仔细盯了片刻后,面露愧色,“父亲,恕孩儿愚钝,这株药材并未见过!”

    “你没见过也很正常!”柯向伦并未流露出明显的不悦,“因为它极其罕见,而且用途很窄,一般的炼丹师都用不上。”

    “那它有何用途?”柯统毕竟也是炼丹师,对药材也有不小的兴趣。

    柯向伦却只是笑了笑,“你且听听拍卖师这么说!”

    这时的雅露看到台下的众人胃口已经被吊起,这才笑盈盈的开口讲述:“这的确是一种药材,而且非常稀有,它名叫‘石心竹芝’!相信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它的名称,而且更加好奇它有什么功效吧!”

    顿了一下,“据说它具有帮助强健人体经脉,并能激发武者的潜力,可以炼制很多疗伤丹药,甚至也能炼制提升武者潜力的丹药,可以说,对于任何一位炼丹师都是梦寐以求之物。”

    她这么夸大其词的渲染自然是为了吸引来此的炼丹师,而她随后就开出了底价,是一千元石。

    这让林岩咋舌不已:这么贵!看来这个地方不愧是黑市,可真够黑的!

    在交易大厅,他也是留意过,基本没有看到超过两百元石的物品,可不管什么东西一出现在拍卖会,那价格就翻好几个跟头,真是令他无语!

    台下的炼丹师的确有不少,但都只看不说,反应寥寥,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同柯统一样,并不了解石心竹芝。

    至于炼制所谓的“提升武者潜力的丹药”,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为这种丹方更加少见了,不是一般的炼丹师能掌握的。

    所以很多人都没有开口报价,有点冷场,雅露也一时陷入尴尬!

    “这石心竹芝当真是非常珍贵啊,而且还具有提升潜力的功效,父亲大人,我们千万不可错过啊!”柯统顿时两眼放光,内心也充满了渇望,虽然他是炼丹师,但也强烈希望自己的武道之路走的更远。

    “话虽如此,但由于这种药材极其罕见,一般的炼丹师都不愿意用它炼制疗伤类丹药,因为它的价格昂贵,又极难获得,还很难提纯;至于它能激发武者潜力的功效,实际上只是传言,并未得到证实!”

    柯向伦却显得不怎么热情,语气也很平淡。

    “怎么会这样?”柯统感到很意外,心中也颇为失落。

    “这没什么奇怪的,其实很多药材都是如此!”柯向伦又道,“虽然我们此来的目的就是尽量收购各种药材,但这株石心竹芝就算了,它并没有多大的用途!”

    他一句话就确定了基调。

    不过流璃却被雅露的渲染所着迷,“能提升武者的潜力,这绝对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啊!”

    随即她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发挥这株石心竹芝的功效,就毫不犹豫的喊价,“两千元石!”

    刚刚还感到有点失望的雅露立刻笑逐颜开,“流璃妹妹真是慧眼识珠,这株石心竹芝也最适合你了,相信你的师尊付居松大师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不过林岩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个臭丫头,真是仗着钱多什么都要抢啊,无论是武技还是药材,似乎都不放过!”

    一旁的莆掌柜看到林岩脸色阴沉,知道他感到伤脑筋,“言木,我看你还是忍一忍吧,别惹太岳楼的这位大小姐不高兴,毕竟太岳楼可是炼丹大赛的主办方,开罪她,可对你没有好处啊!”

    “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林岩知道莆掌柜是好心提醒自己,而他也知道,既然流璃下手了,那自己就没有机会得到了。

    跟这个丫头比元石多,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林岩没有开口竞价,而其他人也没有报价,流璃轻易而举的夺魁。

    随后连续出现了好几株很珍贵的药材无一例外,都引起了林岩的兴趣,但由于流璃也总是参与进来,令林岩都无奈放弃。

    不仅是林岩连连受挫,炼丹师联盟的副盟主柯向伦也是一败再败,毫无所获。

    “这个流璃,真是岂有此理!”柯向伦气的脸色铁青,因为他没有办法完成任务。

    “父亲,您刚才不是训斥孩儿不可失态么,怎么您也……”柯统似乎找到了反咬一口的机会。懒人听书

    “这怎可相提并论!”柯向伦老脸一黑,“为父可不是为了自己!如果不能完成盟主大人交代的任务,为父就有可能失去副盟主的位子,这对我柯家将是一个灾难!”

    “父亲,不至于那么严重吧!”柯统却不以为然,“这些药材又不是被其他炼丹师获得,我们也没有失职啊!”

    柯向伦一听,似乎有几分道理,“说的也是!毕竟太岳楼的这位流璃小姐不是并不在我们防范的范围内!”

    随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统儿,为父可是听说,这位太岳楼楼主的掌上明珠还未婚配,而且清丽脱俗,艳美绝伦,更重要的是,她也是一位炼丹师……”

    “父亲,您的意思是……”柯统心中一喜。

    “你对自己有信心么?”柯向伦不答反问。

    “在炼丹方面,孩儿的天赋和实力父亲大人最清楚不过!”柯统显得信心十足。

    “那你就试一试吧,如果能够博得流璃的欢心,进而将其娶回我柯家,那你就是大功一件,而且还能得到太岳楼的一切!”柯向伦在怂恿柯统。

    “孩儿知道该怎么做!”柯统心中火热无比,已经忍不住的在憧憬起来……

    药材拍卖很快就结束了,出现的十多种珍稀药材一股脑全部被流璃搜刮殆尽,其他人都只能唉声叹气,就连莆掌柜都替林岩难过,“言木,想开点,只要你在这次炼丹大赛上脱颖而出,就不愁没有更多药材。”

    “只是我担心,到时缺乏足够的药材啊!”林岩身上的确没有多少药材了,他来此也是想提前搜集一些,以备大赛之用。

    “这不用担心,天都城很大,经营药材的商行也非常多,而且现在距离大赛开幕还个把月,你有的是时间搜集药材。”

    就在莆掌柜安慰林岩时,雅露悄然走下了拍卖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老者,他就是荀大师!

    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轰动!

    “是荀大师,没想到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了!”

    “是啊,荀大师极少露面,已经很少见他老人家亲自出面了,不知是什么风把他老人家吹上了台!”

    “这还用问么,肯定是不得了的宝物出现了啊,否则什么事能令他老人家亲自上台呢!”

    “说的对,但凡黑市拍卖会上出现重宝,他老人家都会亲自主持,看来这次也是如此啊,真是令人期待,不知道今日又是什么重宝露面啊!”

    ……在众人热议之下,荀大师也是满面春风的看了看所有的观众,“感谢新老朋友光顾黑市拍卖会,老朽也很怀念各位老友,所以特意带来了几样难得一见之物,希望诸位满意啊!”

    “是什么宝物?”

    气氛更加热烈,丝毫不逊色于雅露的主持,众人也是充满了期待。

    荀大师也不卖关子,一招手,两名美貌的侍女各自捧着一个酒坛走上了拍卖台。

    “这……丝毫是两个酒坛子,荀大师难道当起了推销员么?”

    众人看着这两个酒坛,纷纷露出诧异的神情,更多人则是大失所望,很显然,对于来此的宾客们而言,他们对酒水都没有任何兴趣,而酒水这种东西显然没有资格进入黑市拍卖会。

    不过荀大师却不以为意,反而热情洋溢的做起了介绍,“这可不是普通的美酒,它来自一场婚宴,而且就在那场婚宴马上准备开始时,却忽然神秘的失踪……”

    众人一下大为惊奇,因为婚宴上出现这种事还不多见,也纷纷猜测是哪里举办的婚宴发生了这种事。

    “还有这种事情?有趣!”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这下可就丢脸了!”

    “是啊,连喜酒都能不翼而飞,看来这个婚礼也肯定黄了!”

    “只是天都城却未听说过这种糗事啊!这到底是哪家出现这么搞笑的事?”

    ……荀大师看到众人的兴趣被自己调动起来,于是趁热打铁继续讲述:“想必诸位都听说过铁剑门吧,虽然距离天都城有遥遥万里,但也是修炼界知名的大宗门,实力和名气都不可小觑,不久之前,就是那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婚礼准备开始前,数百坛喜酒悄然失踪……甚至听说,就连新娘都离奇消失啊!”

    “原来如此!”

    “我也好像听说了此事,而且传的沸沸扬扬,令铁剑门丢尽脸面,也简直成了修炼界的一大笑柄呢!”

    “只是没想到,婚宴上失踪的喜酒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真是有趣啊!”

    ……看到众人兴致勃勃的议论不休,荀大师更加愉快,随即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只见他忽然打开了一坛美酒的封盖!

    顿时酒香四溢,令人陶醉,这也令众人赞叹不已!

    接下来荀大师一招手,又是一队侍女走上台,而且手中都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是若干酒杯!

    不用荀大师纷纷,这些侍女就主动将另一坛美酒也开封,并在每只酒杯之中倒满。

    “这是何意?”

    人们都有点不知所措,而荀大师却忽然开口,“老朽既然说要感谢新老朋友,自然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这杯薄酒就代表了老朽的心意,希望诸位不要嫌弃!”

    林岩也没想到,荀大师忽然来这一手,不过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暗暗叫绝,“这一手真厉害,绝对能将铁剑门刺激的发疯吧!”

    说真的,令自家颜面扫地的喜酒却被公开拿出来这么肆意品尝,恐怕铁剑门的列祖列宗都会气的从坟墓里蹦出来呢!

    对林岩来说,这两坛美酒被荀大师这般处理,简直是妙到毫巅,也充分发挥了它的价值。

    凡是武者,大多好酒,而这两坛喜酒更是不可多得的陈年佳酿,而且醇香浓郁,清凉甘冽,顿时刺激了众人的酒性,都纷纷主动品尝起来……

    品尝美酒只是小插曲,而很快荀大师就为众人展现了三枚震撼人心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