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场合同工 > 第4065章 精准射击
    艾瑞克避开了摄像监控,进入了距离会场不远的一栋楼里。他看了看周围,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地点,将手中的武器组装了起来。

    试着瞄准了一下之后,艾瑞克叼上了一支烟,在无线通信频道内低声道,“我已经就位了,视线非常好。从我这里甚至能够看到演讲台上放着的饮料水杯。”

    “好好在那里待着,很快这里会有很多记者,最好确保不要被混乱的人群所影响。我可不想你一枪把总统给干掉了。”林锐平静地道。

    “这也很难说,对我这种等级的射手来说,打不准,比打准还难。”艾瑞克低声笑道。

    他放松的状态,让林锐很放心。他见过艾瑞克的实力。在正常情况下,这次任务基本上不会出任何纰漏。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很多各国记者已经进入了会场。最近西撒哈拉的局势一度紧张,很多战地记者就像闻到了血腥的狼一样,纷纷往这个地方赶。

    而前几天爆出的袭击平民事件,更是让这些记者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很多人都想趁着这个机会,挖出点什么大新闻。

    所以这些人一早就来了,只是之前安保人员一直不让他们提前进场。

    记者进场之前,例行的第二次检查已经开始了。整个会场的安保工作,都交给了林锐的人。所以他们很自然的避开了搜索艾瑞克的藏身地。

    等各国记着来得差不多之后,西撒哈拉人民武装阵线的官员们也陆续到场。先是由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外交部官员开场回答记者们的问题。

    但记者们显然更想听听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总统先生能告诉点他们什么。

    相比于风度翩翩而且满口外交辞令的外交家,他们更希望知道这位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最高长官的态度。

    所以很快就进行到了总统先生回答问题的环节。总统先生就记者们的提问一一做了回答,并且态度非常坚决。

    “我希望各位明白,我们从来就不认可伤害任何平民。无论是在之前的停火期间,还是在目前的冲突期间,我方的任何军事行动,都会尽量避免平民的损失。

    无论这些平民是西撒哈拉人还是摩洛哥人?任何袭击平民的做法,都是极端恶劣的暴行。”总统先生慷慨激昂。

    “总统先生,既然你不认可这种事。那么对于日前摩洛哥境内所发生的那些袭击平民事件,你有什么看法?”一个记者站起来提问道。

    “首先我必须纠正这位先生,事情并非发生在摩洛哥境内,而是发生在西撒哈拉境内的,摩洛哥占领区。

    当然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进行调查,如果确实有一些地方武装以摩洛哥平民为袭击目标的话,我们将会予以坚决的打击。”总统先生严厉的道。

    “总统先生的意思是,你们将会对西撒哈拉地方武装部队采取必要的军事行动吗?还是说目前你们西撒哈拉人民阵线,已经无法控制西撒哈拉地方武装组织。”一个记者站起来问道。

    “众所周知,西撒哈拉人民阵线是西撒哈拉目前唯一合法的民选政府。我们尊重地方武装组织和平民,但我们不会纵容他们滥杀无辜。

    西撒哈拉地区的民族解放,应该是一场正义的事业,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手段,影响我们事业的正当性和正义性。

    我们是争取民族自由的西撒哈拉战士,不是制造恐慌的恐怖分子。请各位相信,我们所要的是爱与和平,而绝非是凶残的血腥报复。

    我们将会对此事展开彻查,如果事情属实,我们将坚决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们不会袒护任何一个滥杀无辜的凶手,不管他是西撒哈拉人还是摩洛哥人。

    我相信正义必胜,自由万岁。”总统先生义正词严。

    他的果断态度,立刻赢得了台下大多数记者的掌声。即便是林锐,也不得不承认这位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最高长官确实具有一种亲和力,和作为领袖的气度。

    “这位总统先生到底讲完了没有?我已经完成瞄准了,随时能够完成射击。”艾瑞克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在通讯频道内响起。

    “好了,已经差不多了。等他完全讲话之后立刻开火,记住,下手稍微稳着点。别真的把他给打死了。”林锐按着通讯耳机低声道。

    “明白。”艾瑞克低声道,他再次举枪瞄准。他早已计算过了风速和弹道,以他的能力想要打伤这位总统而不致命,并不困难。

    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总统显然事先并没有接受到任何的警示,他礼貌的微笑的回答着记者们的各种问题。

    哪怕有些问题,相当的尖锐,他也没有失去作为一个领导者的风度和气质。

    “砰!”一声枪响,总统先生应声倒地。他身后的保镖护卫立刻把他扑倒在地。

    “保护长官。”他身后的护卫大声呵道。总统先生的颈部血流如注,瞬间已经沾满了他的双手。

    “行动!”林锐立刻下令。他们的安保人员立刻进场控制住了局面。惊慌失措的记者们大呼小叫,场面相当混乱。

    林锐立刻上前在一众保护卫之下检查了一下总统的伤势。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艾瑞克的射击技术相当精湛。

    子弹并没有直接击中总统先生,只是在他的脖子上蹭破了很大一块皮,虽然脖子流血的样子相当恐怖,但绝对不会致命。最多只是流点血而已,很容易止住。

    林锐立刻用手绢帮他按住了伤口,低声让一个护卫帮忙按住,阻止进一步流血。另外安排一支小队进场,快速掩护受伤的西撒哈拉人民政协总统从撤离通道撤离。

    “把总统先生送到最近的医院。这里的情况交给我们来处理。我们的人会沿途护送你们去医院。”林锐压低声音对总统身边的一个保镖道。

    那个保镖点点头,他显然是总统先生身边的安全负责人,刚才也是他最先反应过来。他非常明白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需要做什么?

    他立刻对林瑞点点头,和其他几个保镖带着总统先生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