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魔门败类 > 第三千六百四十五章 改变
    当看着楚玲珑就这样离开,柴大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一样。

    “林兄,你说我这些年过的是不是真的很混账,其实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玲珑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只是没想到她来头这么大,乾坤袋里竟然有几本上品的玄皇修炼功法,皇族旁系子弟都没有这些的,你说我们是不是废物,不应该就是废物,她说她这三年是母亲去世后过的最快乐的,对我来说何尝不是。”柴大少深深的自责起来。

    林皓明知道,柴大少实际上是个很聪明的人,楚玲珑离开时候的那种情况,明显是永别,而不是所谓单纯的偷跑出来玩。

    林皓明没有回答,此时的他在思考楚玲珑的身份,刚才的白焰,是九幽白骨火,这火焰自己当初在沙漠神殿之中收获不少所以很熟悉,而能拥有这火焰,而且那个九姨说什么会主,如果自己没有猜错,应该是南玉国北方的下等势力,冰火会的会主阳暖春。

    就在林皓明思考这些的时候,忽然见到柴大少爷一下子又站了起来,然后紧紧的握着那乾坤袋道:“林兄,玲珑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再浑浑噩噩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以为你只是一个乡下土财主的儿子,但这几年我感觉到你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就像玲珑说的,你有你的过去,只是在逃避,你我都还年轻,为什么要逃避,我娘死的时候我逃避过一次,现在我不想在逃避了,我要变强,我要成为玄圣,我要成为玄神,我要把玲珑救出来,她是我妹妹,我没有别的亲人了,她是我唯一的妹妹!”

    “你说的不错,不过要救人也要弄清楚玲珑到底是谁?”林皓明问道。

    “不错,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我爹现在应该也在山上,那个狠心看着我娘病死也不施救的混蛋也在,他对我有愧疚,我可以利用这个知道玲珑身份,不管多难我都要救她!”柴大少此刻仿佛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

    打定决心之后,柴大少爷打发了那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车夫,然后把那些劫匪身上东西都搜刮一空,随后自己驾着兽车,飞快的朝着玉琼山而去。

    这一路上,柴大少爷没有了一点以前的那种颓废,对着林皓明把多年的心事都说了出来。

    知道自己亲身父亲居然是老爷之后震惊,看着母亲将死,那位亲身父亲的绝情,养父对自己的发自内心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厌恶,他把自己压抑多年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就这样,本来至少要十天才能走完的路,结果七天就到了,只是到的时候,拉车的低阶玄兽却也半死了。

    两个人抵达玉琼山的时候,林皓明看着这三千丈的玉山确实算是一奇,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根本没有资格上山,所以柴大少之前说的山下坊市也确实有,而且不仅仅只是一个坊市,根本就是一座小镇,只是现在来的人太多了,除了小镇里面,在外面也搭建了不少木屋、石屋,不过要过的舒服一些,自然还是小镇里更好。

    经过几天的奔波,柴大少并没有立刻上山去找他口中的亲身父亲,那个混蛋,而是现在山下小镇之中住了一晚,这些日子奔波太累了,需要休息,而以往看似很吝啬的柴大少,如今也完全没有在乎小镇客栈三个玄晶才能过一夜的价码,现在的他,在林皓明眼里,真的仿佛换了一个人,特别是在说出自己过去之后,整个人变得格外冷静。

    第二天一早,似乎养足精神,柴大少招呼了林皓明一声,随后朝着山脚守卫山路的岗哨而去了。

    “你们什么人?没有玉琼令所有人不得上山!”才刚刚走到岗哨这里,甚至不等柴大少开口那守卫就直接呵斥起来。

    “本少爷姓柴,你说我是什么人?”柴大少目光盯着守卫,仿佛一只猛兽一样。

    虽然是最低级的守卫,但值守玉琼山这样的事情,最低级的守卫也有玄王修为,可被柴大少盯着,此刻竟然有些害怕起来。

    “这位公子,是我这些手下粗鲁,不过陛下严令我们也要遵守,还请公子出示玉琼令,否则我们也不好破例,当然若是有其它什么情况,也可以跟我们说!”这个时候,一位玄皇走了过来,笑眯眯道。

    “本少爷是东亭伯公子,这是本少爷信物,还请代为转交,如果那老头子不来,你告诉他,他那点丑事就会在坊市传开!”柴大少爷此刻取出了一块裂开成两半的玉镯递给了那玄皇同时交代道。

    一听是东亭伯公子,那玄皇倒也不敢小视,虽说东亭伯只是皇室旁系,但本身就是兵部的高官,勉强也算自己顶头上司,于是立刻答应了下来,至于这公子说的话,在他看来这肯定是东亭伯某个被宠坏的孩子,这种事情他也不会管,就让东亭伯自己去头疼吧。

    柴忠业一脸寒霜的朝着山脚走去,他看着山门口守卫送来的断裂玉镯,他知道那是哪个自己心魔出现问题时候,占有女人死时候留下的东西,自己告诉那个孽种,他可以有一次向自己提出要求的机会,当然要要求不可以让他进入家门,这不光是因为耻辱的问题,还涉及到某些人会猜测到他修炼功法出现问题的可能,这种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但是今天那个混账小子居然那手镯拿出来了,要不是因为自己不想增加心魔问题,绝对不会满足他一个要求,此刻也不需要在这么重要的时间段里应付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你想干什么?”柴忠业看着那个孽种和另外一个人站在一起,直接质问了起来。

    “我想跟我这个朋友一起上山,我已经答应过他,而且他还付出很多代价,我知道你能够做到的!”柴大少要求道。

    “胡闹,这不可能,如果是你我还可以答应,但是他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我怎么……”

    就在柴忠业打算拒绝的时候,话说到一半,忽然听到山上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又听到一个仿佛很远但又好似就在耳边响起说话声:“阳会主大驾光临,柴某有失远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