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182章 瞩目
    既然弗丽嘉已经会自主扑翼了,腕足虚影就消失了。

    这不是江禅机第一次坐飞机,却是第一次坐飞马——不得不说,骑起来很没有安全感,仿佛随时可能被甩下去。

    弗丽嘉第一次飞行,动作非常笨拙,掌握不好翅膀的力量,身体忽上忽下——向上飞的时候还好说,向下飞的时候……他简直像是在坐没有安全措施的过山车。

    老师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人一马在空中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转,都替江禅机捏了一把汗,担心他从马背上掉下来。

    这时,路惟静得到消息,匆忙赶过来,连李慕勤也来到现场,还有很多学生甚至逃课跑过来了,大家都想想亲眼看一看飞马飞行的样子。

    “这孩子……还真的做成了啊……”路惟静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路惟静给江禅机下达任务时,其实并没有指望他真能做到,她分析过让飞马学习飞行会遇到的困难,结论是几乎不可能,否则梅一白早就做到了,身为飞马创造者的她比谁都更了解让飞马学习飞行的难度,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还不一定能成功,她只有最后穷途末路之际才孤注一掷地把赌注押在它身上。

    但是如果连试都不试就放弃,那太可惜了,所以路惟静把这个任务交给江禅机让他试试。

    “哇!婵姬学姐好厉害!”

    这种时候肯定少不了身为“婵姬学姐”小迷妹的付苏,初中部的学生这几天来被管得很严,她早就听说江禅机在训练飞马飞行,苦于一直没时间过来,今天听同学们都传疯了,说是飞马真的飞起来了,连她们班的老师都跑过来看热闹,她顺势就跟来了。

    场地周围聚集的学生和老师越来越多,大家一边替江禅机担心的同时又无比羡慕他。

    场边有一个学生推着一辆轮椅,轮椅里坐着另一个女生,她们两个都仰着头,凝视着空中盘旋的飞马,由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飞马的身上,几乎没人察觉她们的到来。

    推轮椅的是小穗,坐在轮椅里的是千央。

    “真好,千央你刚离开医院,就能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事!”小穗笑道。

    她的手搭在千央的肩头,而千央则微微歪着头,枕在她的手腕上。

    千央的脸色还不太好,苍白而没有血色,显得很虚弱。

    与一个月前相比,她瘦了很多,手腕瘦得近乎透明,隐约能看到皮肤下的血管。

    在医院里受了这么久病痛的折磨,她终于在今天被允许离开病房了,虽然还不能出院复课,每天只有一小时左右的外出时间,但毕竟是能外出了啊,这意味着她与身体的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战果。

    千央现在每天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两次发作之间的间隔越来越长,甚至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会发作,即使发作的时候,也无需再用拘束带把她绑在病床上,更不需要固定住她的嘴,因为她现在已经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力抵抗发作了。

    在发作的时候,她会躺在床上,双手死死揪住床单,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地承受痛苦,眼神里满是战胜病痛的顽强意志。

    她的神经被病痛锻炼得越来越强韧,与一个月前脆弱的自己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她的身体虽然虚弱,精神意志却仿佛浴火重生了一般!

    这一切,离不了校医院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离不开家人的陪伴,更离不开朋友的鼓励和支持。

    她憧憬地眺望着在半空中奔腾的飞马,微笑道:“是呀,真的太幸运了,婵姬学妹好厉害呀。”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兆头呢!千央你赶快好起来,到时候请婵姬学妹让咱们摸摸它的翅膀,说不定还能请她带着咱们上天玩玩呢!”小穗高兴地说道。

    千央也很期待那一天。

    弗丽嘉第一次成功飞起来,飞行动作很笨拙,它还没有掌握正确的发力技巧,很多力气被多余地浪费了,所以飞了一会儿之后,它就感觉到疲惫,落回了地面。

    它的翅膀重新折叠起来,场里的尘埃慢慢落定。

    人们呼啦一下冲进围栏里,把弗丽嘉和江禅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七嘴八舌地向他提问和说话。

    江禅机在空中都吓出了满身冷汗,弗丽嘉的飞行极为惊险,总是急升急降,降的时候简直像是自由落体似的,他的屁股都离开了它的脊背。

    回到地面之后,身体依然是轻飘飘的,脑袋里也懵懵的,像是坐在小船里晃荡,半天不敢松开抱着弗丽嘉脖颈的双手。

    好几分钟后,他才迈腿从它背上下来,脚都快站不稳了,眼神发直,身体晃晃悠悠的。

    不仅是他,弗丽嘉也像是忘记怎么走路似的,迈蹄子的时候都顺拐了……

    第一次成功飞行,对他和它都是无比新奇的体验,只有反复练习之后才会慢慢适应。

    路惟静看出他的魂儿还没回到身体里,让他和弗丽嘉都先去休息,有问题等之后再问不迟。

    江禅机领着弗丽嘉返回马厩时,不经意地一转头,远远看到小穗与千央,他认出了她们,毕竟千央的病号服很显眼,向她们挥了挥手。

    小穗和千央也挥手回应。

    等一人一马的身影消失在马厩里,千央突然说道:“谢谢你,小穗。”

    “为什么要谢我?”小穗纳闷道,她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有什么值得特意感谢的,这不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吗?

    “嘿嘿,没什么。”

    千央用后脑勺在小穗的手腕上蹭了蹭,像是一只撒娇的小狗,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也不认为小穗的恩情是一句谢谢可以打发的,所以不再多言,好在人生漫长,她有足够的时间。

    “好啦,时间差不多了,该回病房了。”

    小穗从千央肩头收回手,推着轮椅调头返回校医院。

    “好想自己走路啊……感觉总是被人盯着,怪不好意思的……”千央叹息道。

    由于江禅机和弗丽嘉已经离开,在场老师和学生们也纷纷离场,其中不少人注意到坐着轮椅的千央,免不了看着她窃窃私语,大概认出了她就是梅一白事件里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那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