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镇国上将军 > 第253章:长兴教派
    正文

    “别以为你分神期就可以抢夺本公子的刀?”庆章公子大声喝道他并没有因为汪斌展露出比他高的实力就退缩。

    名门望族的公子,还是有一些气度的,不是那种见了硬茬子就跑的软脚虾。

    汪斌没想到自己拍下一把刀居然会遇上这么狗血的事情,堂堂分神期强者,被一个元婴期带着一帮狗腿子给当街抢劫了?

    虽然还没有抢到,但是庆章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当街抢劫。

    “云霞师妹,这人与你关系如何?”汪斌问道。

    刚才他看到庆云跟在云霞身边,关系应该不错,要抢劫他的庆章就不清楚了。

    看这架势,庆章想动手,汪斌得作战战斗的准备。

    “汪师兄,他也是庆家的人,是庆云的弟弟。”云霞道。

    “他是我的弟弟,不过是庶子,在家里地位不高,除了拿家族的背景胡作非为之外,没有一点用处。”庆云毫不客气的在汪斌面前贬低自己的弟弟。

    “那就好办了,这位庆章公子,虎魄刀呢,我是不会给你的,你看,是不是先让我走,家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忙呢。”汪斌说道。

    “走?我们学院的长老马上就到,一会儿你跟我们的长老解释吧。”庆章冷笑道。

    刚才汪斌展露分神期修为时,他就悄悄发了消息,兽神学院的长老马上应该要到了。

    “哦?你说的长老,可是那一位?”汪斌看到潘纪出现在不远处,便指着问道。

    “潘长老,您来的正好,这个人抢了学生的战刀,仗着自己是分神期修为,不想还给学生。”

    看到潘纪过来,庆章立马换了一副坏孩子的嘴脸,恶人先告状。

    “是吗?你的战刀叫什么名字?”

    潘纪看到汪斌,直接点头示意,庆章是什么货色,他心里清楚。

    “回长老的话,学生的刀名为虎魄,是弟子在万金商会拍卖会上看中的。”庆章道。

    他看中的武器,最后没拍到,就说拍到的汪斌抢了他的东西。

    “这位朋友,他说的可是实话?”潘纪问道。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认识汪斌,所以摆出一副秉公办理的样子。

    “这位长老,庆章公子说的,有一半是实话,刀确实叫虎魄刀,也是万金商会所拍卖的,不过庆章公子在竞价上输给了在下,怎么就成了抢呢?”汪斌笑道。

    “庆章,他说的可是实话?”

    潘纪问道。

    “是……是他故意抬高竞价,所以学生才没能拍到。”庆章说道。

    这件事,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他并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欺瞒潘纪。

    听了庆章的话,潘纪满头黑线,这公子哥还真的是无法无天。寻思着把学院长老当打手用了。

    “既然是这位朋友拍下的,就是他的,庆章你作为兽神学院的学生,怎么可以强抢?还不退下!”

    潘纪喝道。

    当外人的面被长老喝骂,庆章觉得很没有面子,可是他平时还得靠潘纪撑腰,虽然不明白这次潘长老为什么没有帮他,但是他还是明智的选择离开。

    见庆章离开,潘纪也跟着离开了,他找了一家有包厢的茶楼,先坐了进入。

    潘纪的暗示,汪斌自然是看明白了,跟云霞聊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剑术学院,在茶楼找到了潘纪。

    “潘长老,近来可好?”

    汪斌问道。

    “呵呵,托汪掌门的福,最近生活不错。”潘纪笑道。

    “这就好,不知道潘长老叫汪某过来,有何指教?”汪斌又问道。

    “指教不敢当,只是不明白,汪掌门怎么跟庆家的人闹上了矛盾,这个庆家很难搞,我建议汪掌门尽快离开国都,回到五域之城去。”潘纪说道。

    “我会来兽神国都,都是因这柄邪兵,这个庆家很强势,从庆章公公子的言行中就可见一斑,他们庆家不好惹,我五域派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潘长老放心便是。”汪斌笑道。

    “汪掌门有信心就好,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汪掌门喝茶了。”

    喝完杯中的茶水,潘纪就离开了,他不能让人知道他和汪斌的关系。

    “庆家,呵呵……”

    喝完茶水,汪斌便在包厢里拿出虎魄刀来观察。

    血红的刀身,看上去就很诡异,如果靠近细看,感觉元神都要被吸进去,脑海中虎啸之音,震人心魄!

    “虎魄刀,难道真是封印了一头黑虎魂魄?”汪斌喃喃自语道。

    这世上,有那么厉害的炼器术吗?将魂魄打入兵器之中,成为器灵!省去了长期孕养的时间。

    这个问题,汪斌自己是想不通的,只有将其带回去,交给琳薇查看了,她是炼器师,知道的会比汪斌多一些。

    潘纪提醒自己玩早点离开,汪斌决定还是挺他的,庆家是地头蛇,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还是早点回去,避开不必要的争斗为妙。

    出了城了,一路狂飙几十里,汪斌在一颗大树顶上休息回气。

    刚才他跑的就跟做贼被人撵一样,速度飞快,耗费很大。

    “阁下,留下虎魄刀,我们庆家不与你为敌!”

    有一个人跟了上来,开口就点名了自己的身份,他是庆家的人。

    “虎魄刀是汪某拍下的,你们庆家都是些不讲道理的人,这是要强抢吗?”汪斌问道。

    “阁下不停劝告,那便得罪了!”那人说完,当先向汪斌打来,分神期修士,大概看出对方的修为,汪斌怡然不惧,既然男打,那就打一场。

    奔雷战刀出鞘,顿时刀气纵横,在漫天的刀影中,汪斌又施展瞳刃术,两柄肉眼看不到的微型奔雷战刀以闪电般的速度射过去。

    对方也是分神期,不过他不知道,汪斌在对敌的时候,这么多小心思,一时不察,中了一刀。

    分神期的瞳刃术,已经可以伤及元神,那人被瞳刃术射出的奔雷战刀所伤,顿时丢下汪斌,往远处逃窜而去。他怕慢了,汪斌会取他性命!

    “就这种实力,也敢接抢劫?”

    看着远去的背影,汪斌很无奈,他还没有打过瘾,怎么就跑了呢?

    劫杀的人没了,汪斌也没有心情休息,只好继续赶路,希望早一点回到五域之城,一探虎魄刀的秘密。

    分神期高手都奈何不了汪斌,庆家也放弃了为庆章公子出头,这件事,成为庆云嘲讽庆章最为犀利的言辞来源。

    ……

    ……

    五域之城,云飞扬坐在大殿上非常生气,要不然我叶天宇拦着,这会儿他都要杀出去了。

    汪斌没在的这段时间,五域派发展的好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五域之城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长兴教,整天与五域派唱反调,这也就算了,他们还强抢五域派的弟子。

    因为都是从五域大陆来的,有了更高的待遇,一些弟子就捏么离开了。

    其实,弟子离开就离开,云飞扬也不会在意,但是长兴教在城里兴风作浪,恶意诋毁五域派,云飞扬就受不了。

    这个长兴教是那些五域大陆被灭国的旧皇族组成,对汪斌非常的仇视。

    他们的理想都一样,就是推到五域派,在洛兰大陆复国,跟随五域之城这么久了,天罚军团的力量他们也见识了,他们认为,只要毁了五域之城就等于把五域派毁了。

    毁五域之城,首先让城里的平民百姓与五域派离心离德。

    具体怎么操作呢,就是散播谣言。

    所以,现在五域之城内,关于五域派的谣言四起,一切都很真的一样。

    其中有一条谣言,五域派的弟子们听了,都会暗自注意。

    那条谣言说,汪斌是封魔谷的弟子,封魔谷里封印着强大的存在,为了封印那个存在,每年都要进行血祭。

    因为害怕成为血祭的牺牲品,很多弟子都躲了,不敢出现在五域之城里面。

    本来安乐祥和的五域之城,被谣言搞得鸡飞狗跳,云飞扬不生气都难。

    两三个元婴期修士,竟然想给五域派找麻烦,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大长老,掌门快回来了,城里的一切,等掌门回来再拿主意吧。”

    叶天宇劝道。

    他知道不能让云飞扬出去处理,因为云飞扬的手段就是镇压,谁说五域派的坏话就抓起来,这种方式除了加深误会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长兴教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城里搞风搞雨,明显是有规划的。

    “叶长老,我不能任由长兴教这么诋毁我们!”云飞扬说道。

    “我知道,可是镇压的效果不好,还是等掌门回来再说吧。”叶天宇几乎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唉,好吧,那就再等两天。”

    处理这种事情,云飞扬不拿手,见叶天宇坚持要等汪斌回来,他也只好同意,在五域派里面,汪斌的脑袋是转得最快的,云飞扬也愿意相信,汪斌回来了,城里的事情就能够得到解决。

    ……

    ……

    五域之城处于苍狼帝国地界,汪斌回来,首先到的也是苍狼帝国。

    刚进苍狼边境,汪斌就被肖辉给截下了。

    肖辉知道元婴都不到的皇子,自然没有拦截汪斌的能力,不过他们新来的国师却有。

    苍狼帝国的国师,经常闭关,闭死关,这次出关,发现苍狼帝国已经是七品附属国,心里很高兴,不过当他得知五域派的存在时,就笑不起来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苍狼帝国的国师在了解五域派的构成后,创立了一个长兴教,准备暗中操作,让长兴教慢慢收取人心,蚕食五域派的根基。

    拦截汪斌,也是他们计划里的一部分。

    趁着汪斌不在,他们做了一系列的动作,五域之城现在人心思变,都很浮躁。

    长兴教这边,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激怒云飞扬,他们想让云飞扬发狂,做几件失人心的大事来。

    好在云飞扬有叶天宇拦着,经常被叶天宇提醒,一直没有让长兴教如意。

    好比汪斌被拦截,与苍狼帝国国师交手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过。

    “二皇子,为何在此拦截在下?互不侵犯不好吗?”汪斌问道。

    “废话少说,有国师在,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吧。”肖辉说道。

    “那还要看你们的国师有没有这个实力,破浪斩!”

    汪斌的攻击方向是肖辉,国师看到二皇子有危险,立马飞身赶到,可是汪斌施展了狂浪刀法,刀浪漫天,苍狼帝国国师开始忙于拼命。

    ,

    ,

    ,

    ,

    ,

    ,

    ,

    ,

    好比汪斌被拦截,与苍狼帝国国师交手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过。

    “二皇子,为何在此拦截在下?互不侵犯不好吗?”汪斌问道。

    “废话少说,有国师在,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吧。”肖辉说道。

    “那还要看你们的国师有没有这个实力,破浪斩!”

    汪斌的攻击方向是肖辉,国师看到二皇子有危险,立马飞身赶到,可是汪斌施展了狂浪刀法,刀浪漫天好比汪斌被拦截,与苍狼帝国国师交手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过。

    “二皇子,为何在此拦截在下?互不侵犯不好吗?”汪斌问道。

    “废话少说,有国师在,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吧。”肖辉说道。

    “那还要看你们的国师有没有这个实力,破浪斩!”

    汪斌的攻击方向是肖辉,国师看到二皇子有危险,立马飞身赶到,可是汪斌施展了狂浪刀法,刀浪漫天好比汪斌被拦截,与苍狼帝国国师交手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过。

    “二皇子,为何在此拦截在下?互不侵犯不好吗?”汪斌问道。

    “废话少说,有国师在,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吧。”肖辉说道。

    “那还要看你们的国师有没有这个实力,破浪斩!”

    汪斌的攻击方向是肖辉,国师看到二皇子有危险,立马飞身赶到,可是汪斌施展了狂浪刀法,刀浪漫天好比汪斌被拦截,与苍狼帝国国师交手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过。

    “二皇子,为何在此拦截在下?互不侵犯不好吗?”汪斌问道。

    “废话少说,有国师在,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吧。”肖辉说道。

    “那还要看你们的国师有没有这个实力,破浪斩!”

    汪斌的攻击方向是肖辉,国师看到二皇子有危险,立马飞身赶到,可是汪斌施展了狂浪刀法,刀浪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