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花都医仙 > 第829章 你真是陈飞宇?
    周围不少人议论纷纷,互相询问下,骇然发现没一个人知道陈飞宇的来历,纷纷对陈飞宇产生了好奇。

    长井千明一直站在人群中,和周围几名政府高官喝酒交谈,同时看着周围议论陈飞宇身份的众人,他心下暗自冷笑,等你们知道了陈飞宇的身份,怕是就没这么悠闲自在了。

    另一边,甲贺飞鸟看着舞池中和妹妹一起跳舞的陈飞宇,也在暗暗冷笑,用不了多久,父亲就会过来,不管那个人是不是陈飞宇,下场都会很凄惨!悠扬的音乐声中,以及众目睽睽之下,陈飞宇主动挽住了甲贺伊人的腰肢。

    甲贺伊人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身躯为之僵硬,下意识就准备运功震开陈飞宇。

    突然,只听陈飞宇道:“别动,你要是后悔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走。”

    甲贺伊人顿时反应过来,反正只是跳舞而已,又掉不了一块肉,要是现在后悔了,那一切都白费了。

    想到这里,她不再挣扎,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是敢毛手毛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飞宇笑,轻笑,拉着甲贺伊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牢牢掌控着主动权,道:“跳舞本来就是高雅的艺术,干嘛喊打喊杀的,你杀气这么重,我猜一定没有男人肯要你,对不对?”

    “你胡说,明明是本小姐看上他们!”

    甲贺伊人气愤之下,抬起高跟鞋猛地向陈飞宇的脚踩去。

    陈飞宇脚步微移,变换方位,不但躲开甲贺伊人脚下攻击,同时手上用力,引领着甲贺伊人舞动身姿,翩若蝴蝶,优美动人。

    周围大多数人不懂武道,看不出甲贺伊人和陈飞宇暗地里的交锋,纷纷为甲贺伊人的优美舞姿喝彩。

    只有甲贺飞鸟看了出来,神色一下子凝重了不少,妹妹好歹也是“通幽后期”的武者,竟然在对方手下吃瘪,这说明对方的实力,至少也有“宗师”境界。

    “这么强的实力,难道他真的是陈飞宇?”

    甲贺飞鸟心中紧张起来,暗暗祈祷父亲早点过来。

    舞池中央,甲贺伊人蓦然睁大双眼,一边不由自主地跟着陈飞宇起舞,一边震惊地道:“你……你懂武道,还这么厉害?”

    对方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她的攻势,而且还牢牢占据着主导权,这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的实力,要远远在她之上!陈飞宇玩味笑道:“我有说过我不懂武道吗?”

    “你到底是谁?”

    甲贺伊人沉声问道:“现在我也陪你跳舞了,你该履行你的承诺,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陈飞宇笑,嘴唇缓缓向甲贺伊人凑去。

    “你……你干什么?”

    甲贺伊人大惊,还以为陈飞宇要亲吻她,吓得就要挣扎跑开。

    “别动,我现在只告诉你一个人。”

    陈飞宇说完,已经凑到甲贺伊人耳边,轻声说道:“我叫陈、飞、宇。”

    甲贺伊人瞳孔蓦然睁大,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无意识地跟着陈飞宇移动步伐。

    可这在周围看来,却是甲贺伊人站着不动任凭陈飞宇轻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甲贺飞鸟同样惊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妹妹还恨不得踩烂对方的脚,现在怎么又那么亲近?

    场中,甲贺伊人突然反应了过来,轻蔑地道:“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是陈飞宇。”

    “哦?

    为什么这么说?”

    陈飞宇轻笑,随着音乐的节奏,带领着甲贺伊人原地转了360度,伸出臂弯把她拉进了怀里。

    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

    甲贺伊人一惊,连忙挣扎起来,瞪了陈飞宇一眼,稍微缓解下心情后,这才道:“陈飞宇斩杀了川本明海,打了东瀛的脸面,陈飞宇已经是整个东瀛的敌人。

    试问,在这种前提下,陈飞宇怎么敢公然在宴会上出现?

    所以,你别想骗我,你根本就不可能是陈飞宇,不过我倒是猜测,你应该认识陈飞宇。”

    “你的意思是,陈飞宇会怕了宴会上的这些人?”

    陈飞宇一只胳膊挽着甲贺伊人的腰肢,另一只手指向了宴会上众人。

    “难道不是吗?”

    甲贺伊人神色得意,一副你骗不了我的样子。

    “错错错。”

    陈飞宇摇头而笑,在甲贺伊人耳边道:“不应该是我怕他们,而是他们怕我。”

    甲贺伊人只觉得陈飞宇嘴里的热气喷在耳朵上,感觉痒痒的,让她十分别扭。

    可现在最主要的是查探陈飞宇的情况,甲贺伊人也只能强行忍住,轻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做陈飞宇了?

    好,那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真的是陈飞宇,那你说说看,他们为什么要怕你?

    你可知道,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政商两界的权贵,加起来的资本力量,已经足够摧毁一个小型的国家了。”

    “那又如何?”

    陈飞宇道:“我问你,你怕死吗?”

    “开玩笑!”

    甲贺伊人骄傲地昂起头,道:“我是甲贺流的传人,天生傲骨,凛然不屈,我怎么可能会怕死?”

    “是吗?

    那这样呢,怕不怕死?”

    陈飞宇挽着甲贺伊人腰肢的手顺着她的后背缓缓上攀,最后移动到甲贺伊人的后心,掌心蕴含着强大的真元,只要内劲一吐,就能瞬间震断甲贺伊人的心脉。

    甲贺伊人小脸顿时煞白,动都不敢动一下,眼眸中满是惊恐之意。

    这是活生生死亡的威胁!“看到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真的怕了。”

    陈飞宇掌中内劲倏忽消失。

    “你……你真是陈飞宇?”

    甲贺伊人神色惊骇,刚刚陈飞宇掌心的内劲,简直犹如大海波涛一般浩瀚,别说是她了,就连她那位已经是宗师强者的大哥,都抵挡不住这股内劲,如此强悍的实力,而且还是个华夏年轻人,除了陈飞宇外,哪里还做第二人想?

    陈飞宇点头道:“当然,如假包换的陈飞宇。”

    甲贺伊人俏脸煞白,心中越发惊恐,自己竟然主动栽到陈飞宇手里,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只听陈飞宇继续道:“你之前说不怕死,是因为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一旦面临真正的死亡威胁,你就真正的怕了,你不用觉得丢人,这只是人之常情。”

    似乎是察觉到陈飞宇对自己没什么恶意,甲贺伊人先是松了口气,接着俏脸一红,沉默着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刚刚真的怕了,好丢脸。

    陈飞宇再度挽住甲贺伊人的腰肢,感受着少女细腰的弹性活力,道:“你是甲贺流的千金小姐,还是‘通幽期’的武者,连你都怕死,更何况是宴会里的这些权贵?

    他们联合起来的资本势力的确强大,可在我看来,他们只是资本的人格化,追求的永远是利益,杀了我,对他们又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就因为我打了东瀛的脸,他们就会跟我陈飞宇拼命?

    不,他们只会躲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喝着高档的茶水鼓噪叫嚣几声,真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对付我,你觉得可能吗?

    记住,越是高高在上的权贵,就越是怕死,我只需要让他们见识到我陈飞宇的厉害,意识到跟我作对的下场,那他们就不会与我为敌。”

    甲贺伊人有些不服气,小脸蛋涨得通红,道:“我们东瀛人是高贵的民族,是天照大神的后代,充满了骄傲与不屈,就算你真的是陈飞宇,他们也绝对不会……不会怕你……”在陈飞宇逐渐轻蔑嘲讽的目光中,甲贺伊人越来越心虚,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声若蚊蝇,要不是陈飞宇耳力强大,根本就听不清楚。

    陈飞宇嘲讽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数人,这些高高在上的权贵,有大把的金钱美女可以享受,有大把的员工可以剥削,躺着就能赚许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哪里还有血性跟人拼命?”

    “这个问题我不跟你争论,我们用事实说话,我相信,等知道你的身份后,宴会上的这群大佬,一定会联合起来对付你,你最好有所觉悟!”

    甲贺伊人扭过头哼了一声,能明显看出她的不服气。

    陈飞宇道:“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甲贺伊人一愣,下意识道:“你想打什么赌?”

    “你们甲贺流之前派人暗杀我,跟我是生死仇敌,可我陈飞宇是怜香惜玉的人,你这么漂亮,我还真不忍心杀你。”

    陈飞宇挑起甲贺伊人光洁的下巴,从她闪烁的双眸中,能看出她内心的慌乱,笑道:“如果真如你所说,这些权贵敢联合起来对付我,那就算你赢,我放你一马。

    相反,如果他们不敢联合起来跟我作对,那你就输,以后就当我最忠心的女仆,就像吉村美夕那样,如何?”

    “你……你可恶!”

    甲贺伊人都要气炸了,她堂堂甲贺流千金小姐,身份是何等的高贵,陈飞宇竟然想让她当女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恶的人!陈飞宇挑衅道:“怎么,你不敢?”

    甲贺伊人气愤道:“谁说我不敢的,赌就赌!”

    “好,一言为定。”

    陈飞宇笑,把一个众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女神拉下神坛,让她当自己身边端茶递水暖被窝的女仆,想想还真是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