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都市修仙之青帝归来 > 第317章 法杖秘密
    听到林凡此言,三名乌国人勃然大怒,当即就要动手。

    林凡冷笑道:“怎么?你们是怕我把这法杖的秘密说出来吗?”

    青年乌国人脸色一变,喝道:“你,你说什么?什么秘密!”

    紧接着他又对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端康先生,有劳你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让他这么胡乱说话!”

    一身武士装的中年男子当即上前一步,手中握刀,就要出手。

    周鱼微此时突然出声阻拦道:“且慢!”

    众人都看向周鱼微,难道捣乱到这个地步,周鱼微还想劝说不成?

    “周家老?”郑九陵看向周鱼微也是一脸疑惑。

    周鱼微说道:“不妨就让这位少年说说,到底有什么秘密。”

    他看林凡一脸平静模样,不死作伪,倒是三个乌国人,眼神闪烁,好像藏着什么。其实她刚才测验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一些古怪,只是说不出来。

    郑九陵闻言有些迟疑,但还是对这台上林凡说道:“好吧,既然周老开口,就让你说说,看你能说出什么来。”

    青年乌国人脸色有些难看,老者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青年才平复了心情,一副不屑的模样,看向林凡。

    “好,你说吧,这法杖能有什么秘密,要是说不出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林凡轻笑,根本不搭理青年的威胁。

    他都没过去拿法杖细看,就直接开口说道:“此木杖上刻的纹路并非什么道纹,而是一种阵纹,这些阵纹为木杖组成了一个小型的火属性攻击法阵。刚才的喷火,就是此法阵发挥攻击威力而已。”

    “那不就对了,这不就是法器嘛!”乌国青年轻蔑说道。

    说了半天,原来说的是这个。

    林凡冷笑:“对,之前嘛,是法器不错,不过……”

    “不过什么?!”青年一脸紧张之色。

    林凡冷冷道:“不过这法器早已经不堪重负,又经过刚才的那一次强行催动,其中的法阵已经彻底毁坏,根本与普通木棍无异了!。”

    “你胡说八道!”青年顿时怒喝。

    林凡冷笑不止:“呵呵,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大可以试验一下啊,看能不能再放出刚才的火焰。”

    “你!”青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林凡的话,顿时让场中一片哗然。看青年伫立不动,显然林凡说的话就是真的。

    “我去,这……这怎么回事?不会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吧?这法器真的只是一根木棍吗?”

    “你看那三个乌国人的脸色,明显被说中了!要不然,他们再放出一次火焰啊!”

    “我去,真的是这样啊?竟然只是一根普通木棍?这普通木棍要卖一百多亿,我靠,这是来忽悠我们珠岛人的啊。”

    “原来法器都已经毁了,只剩最后一次了,这是来坑人的啊,想拿我们做冤大头。我说呢,这么厉害的法器,他们怎么不怎么留着,原来是在这里坑我们呢!”

    “我靠,太可恨了,老子差一点花一百亿买一根破木棍,以后乌国人老子见一次打一次。”

    “还敢来欺骗我们,打死这三个混蛋,别让他们回到乌国去!”

    众人一时群情激奋,似乎要当场把这三个乌国人吃掉一般。要不是因为这里是郑九陵的地盘,他没发过话,众人才不敢乱来。

    “福田风平,这是怎么回事?!”郑九陵大喝道。

    台上三个乌国人都是脸色难看,恶狠狠的看向林凡,好似看到了好几辈子的仇人一般。

    他们这一次确实就是想来珠岛捞一笔的,做局将这无用的法器卖给珠岛,让珠岛做冤大头。法杖在来之前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原本以为此事天衣无缝,根本没人能识破的了,不曾想却是被这个少年一口道破了。

    “可恶的臭小子,端康先生,有劳你出手了!”叫福田风平的青年喝道。

    “好!”中年男子大喝一声,手中握刀一步向前,就要拔出。

    “停手!”郑九陵大喝。

    中年男子却是没听到一般,手中不停,直接一拔刀,击向林凡。

    这中年男子是乌国当今排名第一的剑道强者端康千生,剑术极为高超。

    端康千生自小就拜入现在已经退隐的乌国剑圣端康龙平门下,学习剑道。十岁就已经闻名乌国,在剑道大会上,大放异彩。二十岁就突破了剑道宗师,直逼老一辈剑道强者。

    三十岁斩杀成名剑道宗师铃木千流,威名震慑整个乌国剑道,彻底称霸,成为乌国第一的剑道强者。

    但之后他却弃剑从刀,从乌国刀中领悟出了自己的一套刀法。以剑意化刀劲,反而让他自成一家,既有剑的刺意又有刀的斩劲,威力大增,可谓数十年来乌国最天才人物。

    要不是因为福田一家是乌国最大的家族,掌握整个乌国资源,福田风平更是福田家的二少爷,不然根本请不动他这位剑道宗师。

    端康千生的一击拔刀斩,威力极大,不少强者都死在这一瞬杀之下,他这是对林凡下了必杀之心。

    “哗!”

    他一刀拔出,横斩林凡。

    却听“嘭”的一声巨响,拍卖台上扬起一片尘埃,拍卖台中间更是裂开了一个大裂痕。

    只见一人,已经站在了林凡面前,为林凡挡下了这一斩,正是郑家家主郑九陵。

    “福田风平,你这是不把我们珠岛放在眼里,不把我们郑家放在眼里,不把我郑九陵放在眼里!”郑九陵咬牙切齿说道。

    这三个乌国人差一点把他郑九陵给坑了,要不是最后这少年说破,郑家损失惨重。而且说破之后,竟然还敢在他郑九陵的眼皮子地下,想杀人灭口,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呵呵,我可没有欺骗你们,这不过是这小子信口开河而已!既然你们看不中,那我不卖了不就成了,这就告辞!”福田风平冷哼一声道,随即就要转身离去。

    “范下这等事,你们还想溜?!”郑九陵冷哼,一掌朝福田风平打去。

    “哗!”端康千生再次一斩,直接将郑九陵的掌劲斩破。

    福田风平冷笑一声:“我要走,谁也留不住,想死的话,就抵挡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