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客栈武林 > 第45章 情势危急
    看着眼前正熊熊燃烧的火堆,白十二此时的心情只有一个。

    感叹。

    这么壮观的大火,他还是第一次见。

    而相比起还有闲心在那里感慨的白十二,彭震雷等人此时依旧还在不停的在树林与大火堆两边来回的跑,为的,当然就是为眼前这个在道观废墟之上燃起的火堆多多的添柴,从而使得火焰高一点,再高一点,被大约二十里外的泉州府城的人注意到。

    因为这个大火堆,已经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他们的生命之火了。

    这个大火堆自然便是白十二提出的那第二个办法。

    三台山本就地势较高,再燃起冲天大火的话,在黑暗的夜色之中,只要火势够大,绝对能够被泉州府城中的人所注意到。

    虽然道观被那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但也不可能真的将一切都变为灰烬,那么多的木头,终究还是留下了不少还可以燃烧的木炭。

    有了这些木炭做引火之物,想要短时间内燃起一个大火堆显然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尤其是在距离道观不过十余丈远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虽然仅凭他们携带的那用来砍人的刀不可能将树直接砍断,但是砍下那些不算粗的树枝却不难,加之林中还有不少枯枝、死树,在太阳落山之前,一个直径约有三尺的大火堆终于燃起了冲天大火。

    而且,这个大火堆除了能够让泉州府城的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情况之外,还有另一个好处,那便是巨大的火焰所发出的亮光会驱散周围的黑暗,尽可能的减少他们被木易行那些手下趁着夜色摸到身边的情况发生。

    “好了好了,这火焰已经够高了,你们就不要再忙活了,先歇一歇吧。”

    白十二看着还在不停联手前往那树林之中去砍伐树枝拖回来的彭震雷等人,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了他们。

    “城里的郑一象不确定在看到火焰之后会不会赶来,可木易行那些手下的刺客、死士在看到火焰之后绝对会赶过来的,你们若是把所有力气都耗费在了砍树这种事上,等到那些刺客。死士们杀到了,你们还有力气应付吗?”

    看着彭震雷似乎有些不为所动,白十二只得连忙劝说起来。

    “彭头,白兄弟说的对啊。”

    早就被这枯燥的砍树、拖曳树枝等工作累了个半死的叶弼,见彭震雷若有所思,连忙开口劝说道,同时也没有忘记向着旁边的铁家兄妹疯狂用眼神示意。

    可惜铁家兄妹不知道是没有看到他的眼神示意,还是觉得眼下更重要的是维持火堆继续熊熊燃烧,没有半点要开口附和的意思。

    “这么大的火焰,城中的人只要不是瞎子肯定都能看的见,剩下的就看郑一象得到消息后会不会决定带人前来查探情况了。要是他最终决定不带人前来,你就算将整座山都点了也没用。”

    知道彭震雷心中想法的白十二,见彭震雷似乎还在犹豫,神情有些无奈。

    “况且,哪怕郑一象真的决定带人前来查探情况,从城中赶到这里起码也得花费近一个时辰,也就是说,若是那些刺客、死士们现在就摸了上来的话,我们最少得坚持一个时辰,你现在要是还不赶紧停下恢复一下精力,等下能坚持那么久吗?”

    白十二说着上下打量了彭震雷一番,似乎是在怀疑彭震雷的“持久力”。

    “到时候说不定我自己都会自顾不暇,你可别指望着我到时候会帮你分担啊。”

    听到白十二的连饭劝诫,彭震雷终于停了下来,一言不发的返身走到了火焰旁。

    晚春的寒夜之中依旧阴冷,特别是在山中,之前因为心忧,所以只顾着砍伐、捡拾树枝还感受不到,现在一坐下,彭震雷才发现自己的衣衫都已经被寒夜空气中的潮气给沾湿了。

    此时坐到了火堆旁边,顿时感到一阵温暖。而在火气的不断烘烤之下,潮湿的衣衫中的水分也不断被逼出来,升腾而起的白雾,让彭震雷五人远远的看上去就仿佛是神仙中人。

    只可惜,他们疲惫的神态很是破坏了这一种氛围。

    。。。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在彭震雷五人被白十二劝说后终于坐到了火堆旁边后不久,就在他们之前砍伐、捡拾树枝的树林之中,两个身穿漆黑夜行衣的身影出现在了树林之中。

    他们自然便是之前得到了那个不幸被白十二生擒的倒霉蛋的提醒,从而提前逃离原定接应地点的天衍门门人。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先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等到丁卯二那个家伙引着沈兴、赵达、郭灿、王清四位将军与带人后,摸过去将他们碎尸万段了。”

    “嘁,有这冲天而起的大火,四位将军还需丁卯二那个家伙指引吗?”

    “废话,没有指引的话,四位将军万一直接撞上去了怎么办呢?”

    “撞上去便撞上去好了,我们三人之前看到他们只能逃走,是因为寡不敌众,等到四位将军领着手下前来,数倍于他们之下,难道还会怕他们不成?”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

    似乎是觉得对方说的有理,但又不想承认、服软,另一人立刻转移了话题。

    “你觉得他们点起这堆大火是因为了什么?会不水是在向他们的同伙传信?”

    “传信是肯定的了,要不然他们疯了才会点起这么大一个火堆。”

    “那我们岂不是会不会有危险,万一我们正在袭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同伙恰好赶到了,两面夹击之下。。。”

    “呸,乌鸦嘴,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怎么就想着咒我们。”

    “我这怎么就是咒我们了,我这可是完全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兵法说,未虑胜先虑败。。。”

    “行了,知道你读过几本书,不用在我面前拽酸文,丁卯二估计马上就回来了,他们才刚刚燃起火堆,你觉得四位将军与近三十个好手去对付这七个贼人能耗费多少时间?等到他们的同伙赶来,我们早就杀了他们,将那些财宝都取走了。”

    “这倒也是。”

    。。。

    在树林中的两个天衍门门人一边看着火堆旁边的几个身影,一边在那里聊天“解闷”之时,泉州府城之中,郑一象已经带着迅速集结完毕的锦衣卫精锐队伍出了城门。

    在权衡利弊之后,他最终还是决定堵上一把,带着手下赶往三台山查探情况。

    不过,在出发之前,他还是找到了东厂的人,命令他们在他率领手下出城之后便立刻带着所有官差守好各处城门,绝不允许放过任何一只妄图借着黑暗逃离城池的苍蝇。

    原本还在担心郑一象这一次会不会是用强令将房日兔转交给他的东厂番子们,在听到郑一象的这个命令后,心中立刻松了口气,连带着对这个命令也拍着胸脯保证会绝对听令而行,没有半点不情愿的模样。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容易妥协与满足。

    就如同,一个人其实原本连凿一扇窗户都不想同意,可若是对方摆出了要拆屋的架势了,那他便会立刻调低了期许,同意凿窗户了。

    郑一象与手下二十名锦衣卫中的精锐好手骑着他用锦衣卫百户令牌征用而来的二十匹马直奔三台山而去。

    虽然在这多山,且位居南方的泉州府,哪怕是府城之中,仓促之间也无法找到这么多的良马,但哪怕是二十匹驽马也足够了。

    毕竟三台山距离泉州府城实在是算不得远。

    。。。

    三台山中。

    已经成为了暗夜之中最显眼标志的火堆旁,除了木头燃烧时不时发出的声响之外,四周一片寂静。

    之前累的不轻的彭震雷等人,此时正坐在火堆旁闭目养神,恢复精力。

    白十二之前所说的担忧令他们不敢有半点的大意。

    朱瑾萱虽然很想开口与白十二说些悄悄话,但她的身份特殊,在有外人在侧的情况下,她也不好开口,以免言多有失,暴露了身份。

    在东厂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锦衣卫也有很大可能已经知道了她身份的前提下,她实在不愿因为身份问题让她与白十二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了。

    “咳咳。”

    不过,朱瑾萱能够耐得住寂寞,白十二却似乎有些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沉默氛围了。

    “如果郑一象他们真的前来救援我们了,那这些财宝到时候怎么算?也要分他们一份吗?”

    原本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彭震雷,在听到这话之后,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而且还不是那种缓缓睁开,而是猛地瞪圆了,看向了白十二。

    “白,白,白兄,你,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在白十二刚刚出声之际便已经看向他的叶弼,则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只不过,他不知是被火烤的太久了,所以有些口干舌燥。还是听出了白十二这话背后的含义,紧张的结巴了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白十二展颜一笑,肯定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白小旗,这是赃款,是。。。”

    听到白十二这般回答的彭震雷终于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说道,声音中带着不满与隐隐的愤怒。

    “嘁,那又如何。”

    不过,他还未说完,便被白十二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呵,依你的意思,难不成还想将这些财宝交上去?”

    白十二嗤笑一声,挑了挑眉反问道。

    “如果是的话,那你想交给谁?泉州知府吗?”

    “这里是泉州地界,自然是交给泉州知府。”

    彭震雷已经隐约猜到了白十二的意思,但还是沉声回道。

    “彭神捕,看你的年纪与官职,你应该已经不是初入官场了吧?”

    这一次,白十二语气之中的嘲笑意味已经毫不遮掩的散发了出来。

    “有我们看顾着,泉州知府不敢。。。”

    虽然被白十二讥讽,但彭震雷的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的愤怒,相反,他皱紧了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笑话!”

    只可惜,这一次,他的话还是没能说完便被白十二不客气的打断了。

    “他有什么不敢的,而且不仅是他,福宁道,福建布政司,乃至应天府一应大小官员,所有人都敢。”

    白十二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目光环顾其他四人,声音带着蛊惑的说道。

    “既然那些白日里坐在公堂之上,现在躺在小妾怀里享受着混蛋们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将这里众多钱财捞到自己怀里,那我们这些费尽心力才找到这些财宝,现在露宿荒野,等下说不定甚至可能连命都要搭进去的人,为何不先把这些分了呢?”

    说实话,哪怕是彭震雷,在这一刻,心脏也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十多万两的财宝,他们七个人若是分了,那瞬间,每个人都会变为腰缠万贯的豪富,这对于一个月辛辛苦苦才不过几两饷银的他来说,吸引力无疑是致命的。

    彭震雷尚且心动不已,断了一只手,今后只怕会变为废人的文泰来自然更加心动。

    不过,深知自己身份低微的他,此刻不仅不敢开口,反而还要尽可能的隐藏自己。

    金银动人心。

    他这么一个此时身份还是杀手的犯人,若是其他六人想杀他,合情合理,而且不会留下半点的麻烦。

    “哈哈!”

    不过,就在彭震雷心中还在挣扎的时候,一阵大笑声却突然响起,打断了他内心的挣扎,也打断了其他人心中的美好想象。

    “真是笑话,就你们还想分了这些财宝,可曾问过我们这些主人同不同意?!”

    伴随着彭震雷、叶弼等人警惕的目光,四道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身影自黑暗之中现身,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刚刚的大笑与之后的不屑话语,似乎都出自最前方那个高近七尺,膀大腰圆的巨汉。

    这响若洪钟般的声音,倒也十分符合他这个庞大的体型。

    “主人?”

    彭震雷几人一脸警惕的密切注视着四人的时候,白十二却同样一脸不屑的开口对四人说道。

    “你说你们是这些财宝的主人难道就是了,你叫它们一声看它们能答应你吗?”

    “哼,伶牙俐齿的小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

    伴随着一声怒哼与充满愤怒的的话语,更多的声音出现在七人眼中,而且隐隐已经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情势瞬间变得危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