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顺利通过
    军事院校的论文答辩,其实和普通院校的差别也不是太大。首先,便是学生对自己论文的阐述了。

    这一个环节倒是非常顺利。既然是在后世引起轰动,甚至认为是引起灵能战术革命的论文,不管是论述方式,还是条理逻辑都是非常清晰的。至于论据问题,还是那句话,只要决定了题目,这么大个体量的宇宙,还愁会找不到论据吗?

    “综上所述,一旦进行这样的编组,灵能突击队的战斗力一定会有质的提升!”

    “教授”们沉吟了一下,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在琢磨着自己的问题。于是乎,在场最没有身份的常教授,便只能先提问了:“余连同学,三人小组变成四人,编队所占人力资源会增加更多,难道不会使我军灵能突击小组的编队单位减少呢?这样一来,真正发生战斗的时候,岂不是会出现兵力短缺的现象?”

    这问题问得真的没什么营养,但常上校说白了也就是做个开场白罢了。

    虽说如此,处于完美主义精神,余连还是决定认真回答。

    “学生以为,这并非战术问题,而是后勤和人类的问题,本不是这片论文的内容。不过,目前国际超凡的初步统计,我们在册灵能者的数量已经是全银河第五,如果在考虑到人口问题,觉醒率绝不在联盟和帝国之下。”

    见几位军研院的教授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种族主义者式的表情,余连便又道:“现在所需要做的是,加大对灵能者的统计和管理,所以愿意服役的灵能者,要确保其待遇,同时也要加强他们的纪律性和爱国心的培养。无论如何,一位军队现役灵能者的待遇,也不可能超过一艘驱逐舰的成本。”

    是的,快给我增加待遇吧!余连想。说好的军队系统的灵能者每年至少50万津贴外加终身免费使用的豪华公寓呢?

    “你在文中,提出了对纹章机现有配套装备的开发,是不是也基于这一点考虑?”一个军研院的上校问道。

    “正是如此了。一旦变成四人战斗小组,那么,其已经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战斗单位,应对大多数的战场条件,而非仅仅局限于在冲锋队员地配合下跳帮冲锋。那么,不仅仅只是多样化的武器,还包括完整的,多样的特种作战装备,甚至包括一些单独的特殊载具,专门的整备队伍,专门的情报和火力后援队伍。”

    王景阳中将压根没有掩藏自己脸上的喜意,完全就是一副姨妈笑的表情。他觉得,有了这片论文,正在筹备中的独立灵能部队便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应该给弗兰克看看的……希望那家伙快点走出来吧。沉迷于过去只会带来悲伤,但这个年轻人,却是未来啊!

    随后,几个人又问了一些问题,余连全部都对答如流。

    就连老得感觉都要睡着的麦克瑟尔中将,也都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罗布南准将觉得有点坐立不安了,但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临时”赶出来的论文竟然是这样的质量。

    他很想要挑刺,但他只是个办公室政治的高手,即没什么实战经验,更不懂灵能,想要开口估计只会露怯吧。

    “那么,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却听到麦克瑟尔校长用不紧不慢地节奏道。

    大家都看向了罗布南准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唯一一个没有提问的,当下便嗫喏了一下嘴角,慢悠悠地道:“我没什么问题了。”

    麦克瑟尔校长点点头:“可以了,余连同学,你稍息,然后等待最后的消息吧。”

    “我可以把这放在高级军官的内部刊物中吗?放心,是有稿费的。”来自军事战略研究院的道恩上校带着笑道。

    “这是我的荣幸!”余连笑道。

    对方能问自己已经算是很给面子的了,不然真的刊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呢?而且,学生的论文直接登上内部刊物也算是一种荣誉吧。至于泄密的问题……呵,军事理论方面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泄密问题。只有军事技术方面的泄密,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那么,下官告退!”他向众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步离开。

    罗布南副校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不敢耍什么幺蛾子,在论文上画了一个△,这便是二等的意思了。

    他按下了纸,隐蔽地看了看周围,见系主任奥威尔准将居然在论文上直接写了个大圆圈,暗骂一声老阴逼。这家伙一直就是这样,当初普兰事件,兄弟会和学生会闹得沸沸扬扬,他却一直保持沉默。后来,余连开始调查事件的时候,他虽然没有提供什么实质性帮助,但在余连不得已缺课的情况下也没扣过他操行分。

    总而言之,就是谁也不得罪。

    罗布南副校长还在胡思乱想中,便听到校长微微颤颤地道:“罗布南啊,我一直都觉得,既然论文这么漂亮,又有银冠宝剑勋章勋章,那这一次的特殊功绩和校内表象加分,就都给他吧。你看如何?”

    “校长,这……”

    “嘿嘿嘿,上次啊,凯斯·尼希塔委员长请我喝过一次酒的,嗯,300年的圣尊啊!嘿嘿嘿,酒过三巡,还专门提过他的呢。”

    “校长明鉴,我也觉得,余连同学是应届毕业生中最优秀的,配得上一个加分!”奥威尔大声道。

    罗布南隐蔽地翻着白眼,心想你这大胖子算个屁的高地人,分明就是个见风使舵的格雷灰人!就特么应该去卖保险,当个屁的军人啊!

    反而是同属于战略研究系的钟教授,再犹豫了许久之后,打了一个△。

    罗布南知道这家伙的操性,并不是不看好论文,而是过于谨慎只知道按部就班的过日子。认识这家伙几十年,他从没有给任何一篇论文画过圈,也从来没有打过x。

    罗布南倒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不是唯一一个打△的,就不会太显眼了。

    只看那边那两个军研院的研究员交头接耳的样子吧,交谈得那么激烈,就说明值得讨论。对于这些专门研究惯了各种军事理论的人,值得认真讨论的,那就就一定是好的论文。

    至于拿着余连的论文手不释卷一副爱不释手样子的王景阳中将,不用说,一定是会画一个大圆圈的。

    论文而已啊!至于吗你?整得好像是你家女神的果照似的!

    罗布南副校长在心中沉沉地叹息了一声,他知道,仅仅凭这几个圆圈,余连的论文就一定可以拿到a级的评价。既然如此……

    “校长明鉴,下官也是这么认为的。余连同学学识渊博,才华过人,而且嫉恶如仇,极有责任感和荣誉感,在校内也在积极乐心地帮助同学!他确实是这一届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呵呵,要不是有菲娜·李同学、霍雷肖·维恩同学这些同样优秀的学子,这一届的学生代表就一定是他了啊!哎呀,到时候毕业典礼的时候,到底谁应该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呢?这可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一边说着,罗布南一边还在隐蔽看向那边的王景阳,见对方听得很满意,这才松了口气。

    作为办公室政治高手的他,已经基本确定那家伙和余连肯定有什么py关系!那家伙苏日安比自己年轻了将近十岁,官阶却比自己高了两级,而且又是强大的灵能者。能不得罪,当然还是不能得罪的好!

    “是啊,这一届优秀的年轻人,真是太多了!我就像是个挖到宝石矿的老矿工,看到他们毕业,也算是圆满了啊!”

    “不,这也都是麦克瑟尔阁下,教育有方啊!”道恩上校一半应酬一半诚心地夸奖道。

    于是乎,教室中就这样充满了宾主尽欢,其乐融融的气氛。

    走出教室的余连很开心,他知道,这次论文的成绩是稳了。如果真的拿到a,说不动真能弄给虎符来耍耍呢。虽然那就是把复古左轮枪,当工艺品摆件又显得太花哨了,但毕竟是一种荣誉。实在不行,挂在黑市上卖了也是0万起步呢。

    不过,具体成绩,应该是和总成绩,外加毕业名次一起出来的,那应该是海军节之后的是事情了。

    才刚刚走出教学楼,余连果然便接到了王景阳发来的短信。

    “少待,过一会小酌一杯。”

    一个负责论文答辩的考官直接和考生在私下联系,这应该还是挺犯忌讳的,但王景阳中将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一点。

    他既然都不在乎,余连自然也就更不用在乎了。

    说起来,既然是父母的旧友,那自然也算最亲密的长辈之一,也应该喝上一杯的。

    然后的一整个下午,余连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带着大家训练,所有问他答辩怎么样的情况,都一律“完全没问题”配上满脸爆棚的信心来回答。

    到了晚餐时间,他把大家都交给了副舰长知夏和体能教官寇山,先一步告辞离开。

    对于舰长大人逃离训练跑去摸鱼的行为,大家都表示非常理解。或者说,舰长大人要是再不去摸摸鱼,大家都会觉得压力很大的。

    余连自然带着王叔叔去了自己的老地方,大鱼大肉烧烤啤酒当然是只管上来就是了。

    “我是个修行中人啊!”王叔叔看着这充满了烟火气的场景,有点小纠结。

    “那,换个地方?粗茶淡饭清汤寡水的地方,我也是知道的。”

    “怎么可能啊!”王景阳拿起面前才刚刚上来羊肉串就是一吸,便把二两肉一口咽了进去。

    “这才是生活啊!”他说。

    确实,宇宙之灵从来就没有规定过,修行者就应该过苦日子。徐灵圣殿中确实也存在苦行者学派,但那都是少数中的少数了。

    两个大男人在一起,那还矫情什么呢?自然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地造上了啊!

    “你很好,余连。这一次的论文,一定是可以拿高分的。你的父母看到现在的你,该有多开心啊!”喝得满脸通红的王景阳用油乎乎的手拍了拍余连的肩膀,欣慰和感动凝结成的姨母笑都快要固化成表情包了。

    “之后,我就等着你在单舰演习式的英姿了啊!”

    “哦,那时候您也在场吗?”

    “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军中现役的第一高手吧。呵呵,我的途径,对敌意的感知还是很敏感的,配合上仪器,便能保证现场的安全了。这都是弗兰克说的。他才是安保方面的专家,也是当天保卫工作的负责人,我就是挂个名,再充当一下武力上限就行了。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那您也不能永远不专业啊?毕竟您才是共同体卫队的统帅啊!”余连笑道。

    “这个,我还在学习,你也要给我时间嘛。不过,啊哈哈哈,说实在话,我在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赋啊!比我在灵能方面的天赋差远了!啊哈哈哈!”王景阳大笑了起来,居然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味道了。

    余连现在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会被外公打出去了。

    “不过,把什么事情都推给别人是确实是挺不好意思的。弗兰克最近真的挺辛苦的,一方面还在和上面交涉施瓦茨上将的问题,一方面还在继续追查大苹果事件的后续,然后还要负责海军节的安保……呵,余连,你还是快点毕业吧。弗兰克也很赏识你,加入共同体卫队,他就会有一个非常得力的帮手了。”

    余连自动忽略了后面的话,倒是对前面更有兴趣一些:“施瓦茨上将的事,已经定了吗?”

    “不好说不好说……这种事你就别问了,知道得越多对你也不是好事。”王景阳摇了摇手:“倒是大苹果城的事件,应该已经切实查到什么了,正在组织行动。”

    他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小余连,我寻思着,很快政府就会宣布万灵合一教为非法恐怖组织了。你这段时间如果在街上还遇到传教的,就当场拿下吧,以后怎么也能算一点功绩了。”

    余连有点小感动。王叔叔是真的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为了让自己能安全地刷点功绩,连这种事都偷偷告诉自己了。

    可是,余连是真的不太想加入这个什么共同体卫队的啊!

    同一时刻,南明州大森林的深处,也即是平行宇宙的亚马逊丛林深处,一个小型的林业管理站中,一场经典的突袭战已经宣告结束。

    现场留下了一百多具鲁米纳人和万灵合一教教徒的尸体,以及两倍于此的被俘者。

    袭击者都有点惊讶。他们真的想象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丛林角落中,居然藏有这么多恐怖分子和邪教徒。

    莫雷准将只穿了一身轻便的动力战斗服,走在一众穿着动力甲的内卫部队精锐之中,却依然散发着最强力的气场。

    他走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鲁米纳人身边。对方因为重伤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却依旧用仇恨的目光瞪着一身黑衣的自己。

    莫雷准将抬起脚,直接用加了合金装甲的靴子踩碎了他的脑袋。

    旁边的两位穿着动力甲的陆战队员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便后退了一步。

    自从“尼希塔大狱”兴起之后,这家伙的脸一天比一天冷,气质一天比一天阴沉。大家总觉得,这家伙虽然都有可能化身变态杀人狂呢。

    莫雷准将又看向了俘虏阵营中,那个已经被打断了双腿,被五六把枪指着脑袋的格雷灰人。这个格雷灰人的肤色已经接近于余烬的颜色,正是这个种族上了年纪的表现。

    “这就是万灵邪教的大主教恰卡?”莫雷准将的声音阴沉得仿佛让周边的气温都下降了极度似的。

    一个中尉军官犹豫了一下,方才慢慢地道:“正,正是他了。”

    莫雷准将上前了几步,似乎想要将对方看得更清楚一些。

    “准将,你很迷茫。”灰人老者发出了阴沉的笑声,宛若来自深渊的低语一般。

    准将冷笑了一声,忽然伸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他倒提了起来。

    周围的士兵想要阻止,却又不敢说什么。

    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不说是说话,就算是连呼吸都做不到了。可是,那个灰人老者依然在笑着:“……准将,你很迷茫……就像是失去了方向。宛若迷途的羔羊,是啊!迷途的羔羊!”

    莫雷准将老者扔在了地上,吩咐道:“给这家伙加上三重对灵镣铐!再套上三层的口球和拘束面具!我不希望他那条恶心的舌头还能黏糊糊地动弹!”

    士兵们赶忙点头,行动了起来。

    “除了这些战俘,他们带来的那些玩意已经处理好了吗?”莫雷又问道。

    “正在打包封存,只不过……有个东西,总觉得有点邪门。要不,您亲自去检查一下?”答话的军官一副吞吞吐吐小心翼翼的样子,甩锅的意思是在明显不过了。

    好在,莫雷准将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连犹豫都没有,二话不说便走向仓库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