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 第三百零二章 松河6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正文第三百零二章松河6对于卓瑶来说,能在这里把孙象的修为给废了,有百利而无一害。无论孙象所说是真是假,只要他无法使用那些威力强大的术法,卓瑶有信心取得主动权。

    但是直到破血钉刺入气海,手中感觉到真元溃散的特殊触感,卓瑶才发觉是这样的不可思议。一名修行者最宝贵的无疑是自身的修为,孙象为了取信与她,居然宁可放弃修为。这种做法,让她觉得简直不可理喻。

    她心里好想骂,你好不容易有强大的实力,怎么可以浪费在这么无聊的小事情上。要知道每一个愿意站在平民这边的修行者,都是异常宝贵的财富。而现在一位强大的助力就被卓瑶这么亲手给废了,她又火大又懊悔,关键还不能说什么。

    因为孙象如果不这么做,她确实无法相信他,这是一个死结。

    修行者被破血钉刺入气海,必然修为尽失。哪怕松河城最强大的城主屠鹏,也不能幸免。卓瑶此时终于不再怀疑孙象的真诚。她见他脸色变得惨白,赶紧把自己的手指从孙象的身体里抽出来。

    “对不起。”卓瑶的声音带着点哭腔,拿出手绢为孙象堵住伤口,“我不该怀疑你。”

    这是真的把孙象当成好同志了。

    “不要紧的。”孙象安慰她,“你伤我不深,我再苦修一段时间,应该能恢复。重要的是拯救松河的平民。”

    卓瑶被孙象的伟大人格感动,泪水滴答滴答掉下来。她努力的点点头,脖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至于孙大掌门到底是不是好同志呢,并没有。他只是在演而已。首先孙象的修为不是一个凡人拿着一根破钉子就能废掉的,而后就算全身真元溃散一空,孙象调息十个周天就能恢复如初。

    他这个等级的修真者,基本上不存在所谓的要害。修真者真正重要的是紫府和灵台,而不是丹田。对于孙象本象来说,紫府也是可有可无。无相自在法本来就是千万紫府,他的紫府比五千抽的厕纸还要廉价。

    为了满足卓瑶,孙大掌门甚至还专门用无相自在法在体内拼出一个气海给她戳着玩。当然,这些就没有必要对卓瑶明说了。

    松河城门外有本残酷处死的平民和修行者,松河城内有刺客刺杀屠鹏的左膀右臂,这代表松河城的地下隐藏着一个庞大的抵抗组织。从卓瑶刺杀芮青的筹备来看,这个组织行事严密周全而不乏果敢。

    孙象需要这样的一个组织,否则他无法善后。他可以把屠鹏等松河的高层修行者轰杀成渣。

    问题的重点在于之后怎么办。

    要知道等待他拯救的不是几个人几十个人,松河这里有几百万平民。就算安顿几百万头猪,也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量。更何况几百万人!

    无论是将这些人就地安置,还是转移到滨海,孙象至少需要一个一千人的管理团队。他不忍心从人手紧缺的笑月那边抽人过来,那么松河本地有这么一个现成的抵抗组织,那就再好不过。

    与柔弱的外表相反,卓瑶是个当机立断的人。既然选择相信孙象,她便不再犹豫。现在刺杀芮青的任务已经彻底失败,必须立即向上校报告此事。

    她拉着孙象的手,匆匆离开这栋接待宾客的小楼。芮青不在,此事或许还有转机。不过在离开之前,卓瑶跑过去把所有的水果统统打包带走。她尝了一颗葡萄,明明是甜的!

    芮青府内的结构,卓瑶早在任务之前已经了然于胸。孙象跟着她在屋檐下穿梭,有时会躲在一个出其不意的角落中,避开好几拨差点迎面相见的仆人。

    “并不是每一个平民奴隶都可以相信。”卓瑶小声的向孙象解释,“许多奴隶会为了讨好主人,出卖自己的同类。实际上组织里大多数伙伴的牺牲,都是因为这些人的揭发。”

    “你恨他们吗?”孙象问。

    “不恨。”卓瑶干脆答道,“这就是人性。”

    他们的目的地是芮府偏角处的柴房,一个身强体壮的疤脸大汉正在劈柴。看到卓瑶安然出现,他喜不自禁。但看到卓瑶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时,他吓得立刻握紧斧头。

    “自己人。”卓瑶立刻上前阻止,“老疤,刺杀失败,但我还没有暴露,立刻开门。”

    老疤谨慎的上下打量孙象,确认卓瑶没有被胁迫之后,他转身走进柴房。

    一叠叠劈好的木柴整齐的堆放在柴房中,他用腿扫开角落里的枯枝杂物,掀开一道暗门。下面是一处坑道,两人爬进去之后,周围一片漆黑,空气也很沉闷,似乎并没有考虑通风。

    这是一条临时的坑道,所以条件简陋。因为芮青的实力和感知都异常强大,在他脚底下挖洞很难瞒过他。所以每次只有等他出门游玩,或者去屠鹏那里商议事情的时候,才可以动工。

    实际上卓瑶本人并不赞同冒着风险为她开挖这条撤离通道。按照最初的计划,她应该在刺杀芮青之后立刻自杀。

    因为芮青身边的两个童子也都是修行者,虽然修为一般,但卓瑶绝非对手。刺杀成功之后,她断无逃脱的可能。只能立刻自杀,避免后来遭受非人的折磨。

    但是同伴们坚持开挖了这条临时通道,寄希望于芮青的两个童子恰好没有守在门外,这样卓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每个人都喜欢这个娃娃脸的可爱少女,派她执行这种必死的任务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短短的通道很快走到尽头,孙象估摸着距离,此时应该已经离开芮府的范围,地面上现在在街道附近。

    卓瑶推开通道口堵塞的碎砖等杂物,孙象才明白她刚才所说的“外面”指的并非松河城,而是一个庞大的地下世界。

    平民不允许居住在地表,统统被赶进下水道。至于下水道里能不能塞下几百万人,他们的卫生怎样保持,又吃什么,松河高高在上的修行者大人们是不会考虑这些无聊的问题的。

    或许,大规模的减少贱民的数量,只留下一些服务他们的奴隶和矿工,才是他们的本意吧。

    但人类就是这样坚强的生物,即使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一样能够运用智慧挣扎求生。

    松河城的地下,早已在修行者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开拓成一个庞大的地下网络。大家将下水管线,原先的地下停车场和许多其他的地下设施连接起来,勉强也能像老鼠一样生存。

    但食物永远是极度缺乏的。

    少数平民为了填饱肚子,会主动要求在脸上刺字,成为某一位修行者的奴隶。但这样的名额并不多,因为即使芮青这样的松河上层,也不过蓄养了五千多的奴隶。而且成为奴隶,失去的不止是自由,还有随时丧命的危险。

    并不是说每一个松河的修行者天生残暴,但在这样的环境和价值观的浸染下,他们会很快放弃底线。人都是从众的,修行者也不例外。

    奴隶的死亡率很高,而且送命的理由千奇百怪。或者是菜做的咸了,或者是竟敢抬头看主人。有时候甚至是主人打牌手气不好,便杀一些奴隶冲个喜。蝼蚁而已,踩死几只,不够再招。反正下水道里多得是。

    不愿成为某个主人的奴隶的平民,还可以选择成为城主屠鹏的奴隶。屠鹏只让他们做一件事,就是在矿洞里开采炼黄。

    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因为炼黄的矿脉深入在坚硬的花岗岩缝隙中。没有电,所以也不会有现代的开矿机械。矿工人需要像祖先那样,用鹤嘴锄一下一下的凿开花岗岩,获得一点点珍贵的炼黄。

    像所有原始的井下作业一样,塌方,透水,瓦斯爆炸这样的致命威胁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在灵气时代,井下还多出了许多奇异的妖怪。

    但矿工们其实并不会更害怕妖怪一些,因为妖怪和塌方透水瓦斯爆炸这些并没有任何区别——遇上就是个死!

    矿工的死亡率,相比奴隶只高不低。但是松河的平民,只要有点力气的,大多会选择成为矿工。

    因为,弱者也会有尊严。

    除了奴隶和矿工,还有大量无法获得食物来源的平民。这些人大多是失去劳动能力的人。这时候,修行者庄园下方的下水道,就成了他们聚集的地方。

    修行者和他们的奴隶,每天会产生许多生活垃圾,通过下水道流进这个地下世界。这里面含有堪称丰富的残羹剩饭,这是平民们的盛宴。

    卓瑶和孙象爬出来的不远处,大概有一百多人围在芮青府地下大大小小几十个排污口的附近。每当管道中有响动时,他们就会兴奋的一拥而上。

    即使一堆骨头,也会引发一场恶斗。

    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糟糕。陈年的垃圾和长期没有清洗的人体,混合着潮湿污浊的空气,发酵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臭味。

    孙象不得不屏住呼吸,但卓瑶似乎很习惯这样的环境。她的目光在抢夺食物垃圾的人群中搜索,很快找到了苦苦等待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