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 第三百零三章 松河7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正文第三百零三章松河7卓瑶的三个同伴分散在芮府周边的地下各处,隔着下水道盖板的缝隙盯着芮府里面。在这个刺杀计划当中,无论卓瑶成功失败,都没有办法立刻将消息传出去。

    所以需要他们盯着芮府里面的动静。结果他们看到不久前芮青匆匆离开,芮府内却是一片平静,正纳闷呢。

    卓瑶晃动脖子上的铃铛,其中一人听到铃声,立刻招呼其他人赶过来。

    “瑶瑶!你没事,太好了。”

    领头那人和卓瑶深深的拥抱,火热得明显超出了同志间的友情。孙大掌门稍退一步为两人腾出空间,他是个识趣的人。

    三人把卓瑶团团护住,对一同下来的孙象充满敌意。

    卓瑶将领头的那人拉到一旁解释好久,甚至争执了几句,这才达成共识。

    既然刺杀行动已经失败,那就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情况复杂,需要立刻向上校汇报。他们拿出几张破烂的麻袋,给卓瑶和孙象披上。地下平民的穿着,大多衣不遮体,两人这样衣着光鲜的行走其间,太过引人注目。

    孙象注意到三人的手掌上,结有厚厚的茧子,身体消瘦,肌肉素质却很好。这样的身形,一般都是做苦力工作的。

    “你们都是矿工?”孙象随口问道。

    为首的那人鼻孔哼了一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他落下一步,和孙象并肩:“瑶瑶相信你,我可不信你。”

    这人名叫陈平,如孙象猜测,是松河城的矿工,也是隐藏的抵抗组织成员。他生的星目剑眉,身材高大,艰苦的工作和肮脏的环境没有磨平他的棱角,反而在他身上平添了许多独属男性的魅力——也就是所谓的雄性气息爆炸。

    在以前,陈平这个款,是富婆们的最爱。而现在,他是松河地下抵抗组织的首领之一。

    卓瑶是女人,比较感性,会被孙象的行为感动。但陈平是男人,他不相信真的有修行者自愿废掉修为。但他的敌意并非来自对孙象的怀疑,而是更为简单的理由。

    “瑶瑶是我的女人。”他恐吓道,“你离她远点。”

    卓瑶和陈平在危机四伏的地下工作中相识相恋,本来也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但为了刺杀芮青的计划,卓瑶必须保留处子之身。

    这对恋人相爱却不能尽鱼水之欢,两人被巨大的本能欲望折磨。但是想到那么多同伴的牺牲,又不得不克制自己。

    真是苦命的恋人。

    可孙象并不同情陈平,甚至还有些鄙视。因此,面对陈平的警告,他口气并不是那么友好。

    “你的女人?”孙象嘲讽道,“你让你的女人陪别的男人睡,你让你的女人去执行一个必死的任务?”

    “住口!”

    被触碰逆鳞,熊熊怒火在陈平的身体中燃烧。

    “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明白我们的牺牲!我们的事业是要拯救千千万万的人,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我是不明白!”孙象冷笑回敬道,“我不明白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妻女都无法保护,又怎么能保护千千万万人?牺牲小我成就大我?谁是小我?谁又应该被牺牲?卓瑶就该去死吗?”

    孙象并不是在指责松河的整个抵抗组织。他本人其实认可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包括卓瑶。

    这个女孩以弱女子身,行荆轲一去不复返之事,孙大掌门必须给到敬意。

    他指责的只有陈平一人。眼睁睁的送自己的女人去死,现在却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的威胁不要碰“他的女人”。

    什么玩意!

    陈平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照着孙象的脸招呼过去。他以为孙象修为尽失,根本比不过他身强体壮。

    可孙大掌门就算不用术法,拳脚功夫也是不区区一名矿工能够想象的,被碰到都算他输。

    陈平只觉得眼前一花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地上,脸颊火辣辣的痛。孙象一个耳光将他抽飞,居高临下的对他说了两个字:

    “废物。”

    眼看冲突一发不可收拾,卓瑶扑在陈平的身上。她紧紧抱着他护着他,声泪俱下的哀求孙象:“孙先生,求你不要说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

    孙象举起双手后退两步表示投降,这次小小的冲突只是男人之间的对话,他尊重卓瑶的想法。

    因为这件事,后面的路途一行人显得非常沉默。陈平在最前面带路,大家看不到他的表情。卓瑶想和他说点什么,却被他甩手推开。

    她不得不走在中间,把陈平和孙象隔开。

    “抱歉。”孙象小声说道。

    “没事。”卓瑶的精神不太好,“阿平人平时很好,就是容易冲动。”

    这时陈平回头斜了两人一眼,卓瑶又赶紧和孙象拉开距离:“好了,暂时别说了。”

    卓瑶头痛欲裂。整个事情中,她才是最委屈的哪一个好吧,现在反过来好像自己犯了错误。

    沉默中,他们穿过松河地下世界的“大街小巷”。这里的街道就是原来的下水管线,即使被人为拓宽,也不过是一辆汽车的宽度。

    空气很污浊,脚下是没到脚踝的污水。在其中行走,哗哗的水声会被坑道反射传到很远。每隔一段距离,阳光透过头顶下水盖板的网格投下来,在黑暗的环境中划出一道道的光栅。

    头顶有人走动,一个爽朗的声音笑道:“汪兄几日不见,修为如此精进,可喜可贺!”

    另一个声音回应道:“都是屠城主的赏赐,否则小弟哪有这等福缘,哈哈哈!”

    孙象抬头,看到两个大鞋底。如果没有旁人,他现在肯定把上面两个高谈阔论的家伙拖下来打一顿。上面的这两个修行者必然听见下面有动静,但他们为什么要在意下水道里的臭虫呢。

    通道的两侧墙壁,离污水稍高一些的地方,被掏出了大大小小的洞穴。这些洞穴大多两三米深,体积相当于半辆小车。这些就是平民的住宅,他们自己戏称为老鼠洞。

    孙象左手边的一个老鼠洞没有拉帘子,他看到一个枯瘦的女人半躺其中。没有被褥毯子这种奢侈品,只有一些陈年的报纸保暖。

    她的孩子跪坐在一旁,看起来已经有五六岁,是个半大的小子。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他的肚子鼓鼓的,脸色蜡黄。孩子身上没有一点衣服,只有一个硬纸壳的盒子用塑料袋绞起来,勉强御寒。

    这个点,正好有一道阳光透过下水道网格,射进这个小小的老鼠洞,在其中洒下一哥碗口大的光斑。

    这对母子在做什么呢?

    母亲借着这道光斑,指着报纸上的标题,对孩子教道:“这两个字读作人民,跟我读,人民!”

    “人民!”

    孩子的声音很稚嫩,也很疑惑。读完之后,他好奇的问道:“妈妈,什么叫人民。”

    孩子的母亲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傻孩子,我们就是人民。”

    “哦,我懂了。人民就是住在下水道里的弱者对不对。”小孩子童言无忌。

    这个问题孩子的母亲无法回答,只有深沉的悲哀。

    孙大掌门弯下腰,坐在他们的身旁。他摸摸孩子的头:“小朋友,记住,人民不是弱者。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孩子的母亲对突然出现的男人深深戒备,但小孩子可没那么多想法,他只觉这个叔叔摸着自己的头,身体觉得很舒服。

    孙象强大的真元顺着掌心渗透到小孩子的身体中,延续了他即将枯竭的生机。孩子的小脸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孩子的母亲猛然捂住嘴,这是强大修行者才能做到的事情。她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修行者大人走进肮脏的下水道,拯救蛆虫般的他们。

    “您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孙象拿出一条巧克力交给她,“再等几天。”

    在这样艰苦绝望的环境中,不忘孩子的教育。这样的母亲,当得上伟大这两个字。

    只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插曲,恰恰是落在最后面的卓瑶。看到孙象的掌心闪过灵光治好孩子,卓瑶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她终于意识到孙象根本没有失去修为,他依旧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现在,她最应该做的是及时向同伴们示警。

    可是卓瑶看看那对母子,回味孙象对这对母子说的话,甚至回想刚才孙象斥责陈平的话。

    卓瑶决定保持沉默。

    一行人穿过平民混居的下水道,钻进一个地下车库。这里被松河的修行者废弃,上面建起了一座庞大的公园。但是地下车库并没有被填平,这里面广阔的空间被松河地下的平民当成了广场。

    甚至形成了一座集市。

    大家都没有钱,但不妨碍交换彼此捡到的垃圾。

    “烤蟑螂!烤蟑螂!”有人叫卖。

    “刚下来的鸡腿!”

    “三尺极品布料!”

    叫嚷声此起彼伏,人群三三两两的挤在一起穷热闹,颇有些烟火气。可见再艰苦的环境中,人类也要生活。

    这里也并不是卓瑶一行的目的地,他们很快穿过这个集市。

    松河的抵抗组织总部并不在城内,甚至对于绝大多数艰难求生的平民来说,他们并不相信有人能在屠鹏的眼皮子底下成立一个什么抵抗组织。

    然而事实往往出人意料。

    从芮青府上出发,一行人大概走了四十分钟,人群逐渐稀薄,这里的地上已经是城市的边缘。

    陈平推开下水道尽头的水闸,带领众人走进一条隐蔽的通道。孙象估计了一下方位,他们正在朝松河城外的山脉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