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止道为仙 > 第475章 打架的是,能算买卖吗!
    止道为仙第475章打架的是,能算买卖吗!庞大的阵法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一团团黑雾就像当年白骨渊中的怨灵一般,带着刺耳挠心的尖叫声在大阵冲荡。

    尖叫声穿透耳膜,摄人心魄,当中隐隐还似有着搅乱阴阳的势头!

    柳寻香披头散发,衣摆被阴风吹的猎猎作响,整个人漂浮在玄煞都天大阵中央,如神魔降临。

    “阵法,玄煞都天!”

    柳寻香低声呵斥,双手变幻,万千印记如似一只只小巧灵动的蝴蝶,翩翩起舞融入虚空,虽然小巧绚丽,但每一只蝴蝶体内蕴含的恐怖威能却让人望而生畏。

    印记入空,玄煞都天大阵爆发出如墨般的光芒,阵法中地覆天翻,阴风肆虐,怨灵哀嚎,原本如仙家之地的灵山洞府顿时变得如人间炼狱。

    “秘术,劫动!”

    随着柳寻香的第二声呵斥,自创神通劫动运转,丹田处两生花在灵气的环绕下轻轻摇曳,散发出朦胧的光蔼。

    同时,柳寻香体内的生机也开始悉数变化作一道道灰色的,不带丝毫生气的浓雾在他经脉中流淌,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

    以劫动将体内生机转化为死气,以死气催动术法神通,这是柳寻香当时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想出的神通,却不曾想创造出这等骇人的术法。

    死气通过经脉游走到他的双掌之中,他再度低喝一声:“神通,千军万马!”

    只见他大袖一挥,玄煞都天大阵中空间扭曲,如同平静的水面被清风吹皱了眉头,泛起层层涟漪,那是逆乱阴阳的通道,也是通往死亡的临界线!

    大阵中央,阴风旋转。

    涟漪拂过,阵阵金戈杀伐之声从中传出。

    紧接着,一头头高大的人马自地面的风漩中出现,伴随着一声鼻响,半边包着腐肉,半边露着白骨的战马出现在了大阵中央。

    战马上,为首的是一名无头将军,将军身穿残破战甲,手握方天画戟,铠甲和兵器上布满斑驳铁锈,那是战戟千万年前斩杀对手后枯涸的血迹所染。

    那是他的战功,是他的荣耀!

    也正是因为这份荣耀,使得无头将军即使面对神玄老怪,气势也丝毫不衰。

    十几头阴兵出现后寂静无声,就如同生前出征一般,默默等待着那个将他们召唤出来的青年,只等青年一声令下,他们就能悍不畏死的冲杀上去,将面前的一切统统摧毁。

    神通,阴兵过境!

    这在冥殿中奠定将柳寻香殿下之位的神通一出现,便让后方三千冥殿修士眼中一亮,当初与圣女幽怜一战的场景,再次浮现在众人心中。

    与冥殿修士眼中的火热不同,九念看着这波澜壮阔的神通,目光有些呆滞。

    他浑然没看出,现在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青年,就是那个才不久来大闹两禅寺,一招就击败自己,而后救走自己师兄的那个东域少主。

    “他的神通愈发熟练了。”冥殿那边,阳判喃喃道。

    不管多少人带着多少目光看他,他都始终没有选择替柳寻香撑腰,甚至在发现柳寻香已经触摸到蕴象境的边缘后,心中更加焦灼了几分。

    柳寻香成长的速度太快了。

    哪怕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威胁到一个分殿殿主的位子,但就凭借他们二人之前的恩怨和他对柳寻香的理解。

    他知道柳寻香未来一定不会放过他,只要他有一丝能杀自己的机会,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就像如今的自己对待他一样。

    但好在,他相信不管柳寻香如今有多强,他现在所要面对的都是一尊神玄。

    一尊修真星上最顶尖的存在!

    他们之间的差距,那不是一道神通就能跨越的鸿沟。

    “阴兵过境这就是你自创的神通吗?”强大而恐怖的气势使得出手的叶天骄也被吸引,目光看向大阵中央的青年,眼中燃起丝丝战意。

    在这之前,柳寻香因为挡住了赵浪的路而与赵浪起了冲突,叶天骄作为万物无极阁少主,在序列之争如此重大的盛世上,自然不能让人闹事。

    所以他才出手阻拦这件事。

    而他出手的时候也很是讲究,一剑从柳寻香的鬓角掠过,再将那赵浪的随从斩杀,其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震慑柳寻香。

    让他知道,这是在他叶天骄的地盘上他,最好放安分点,否则下一刻,他的剑可就未必是从柳寻香的鬓边掠过这么简单。

    所以那时候的他,对柳寻香还并不放在眼中,只是碍于他冥殿殿下的身份,才给他几分面子。

    可没曾想,后面他以殿下之姿,号令三千冥殿修士为他赴汤蹈火,面对神玄老怪而不退缩,后又一番言语破赵浪道心。

    种种事情下来,叶天骄才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看走眼了。

    这个曾经一度沦为落圣星中州年轻一代背后议论的笑柄,如今是真正的成长到了一个连他都必须要重视的人。

    二人神通气势不相上下,九念表面不说,但心中却是激起一股傲意,他们都有拿的出手的神通,自己身为两禅寺佛子,照样有!

    “佛法,大梵般若!”

    咚

    天地间凭空响起一道钟声,钟声清脆,如两个青铜器物撞击,一击之下,万籁俱静。

    银芒停在虚空,阴兵静止不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拉的很长很长。

    上空中,叶天骄手握青锋,面容冷峻看不出喜怒,唯有那银芒在他手中的剑尖儿上,散着如豆子大小的光芒。

    虽然很小,但却有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正中央,柳寻香一头黑方肆意飘散,凌空而立,目光中尽显灼灼战意,在他脚下的,则是一名手持方天画戟的无头将军,跨着战马,铁血凛然。

    但不管是谁,此刻的眼中倒映出的的景像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地面上那个抱着头似有无尽痛苦的皮甲背心的老者。

    叮

    又是一阵清脆的响声,将原本静止的画面再次拉回了现实,只是奇怪的是,依旧没有任何噪杂的声音,有的只有那从远到近,渐渐清晰的呢喃声。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敲打木鱼从四面八方传来,混和着让人听不清的诵经声在天地间响起。

    这声音越念越快,隐约中,似乎有无数沙弥坐在一间无名的大殿中开始诵经,声音低沉,吐词不清,但却有种极为奇异的力量在当中孕育。

    两禅寺的老僧浑浊的双眼中带着一抹欣慰,但在看到九念的那张面孔时,却又黯淡下来,似乎是九念让他想起了某个他不愿意想起的人。

    那个人,也和九念一般大小,眉清目秀,身边还总牵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三大天骄杀招齐出,电光火石之间,便出现了褐奴的头顶。

    而这个神玄境老怪,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自责与痛苦之中,对外界的一切毫无察觉。

    叶天骄的剑,率先落下。

    银芒暗淡,叶天骄手中冰冷的青锋寸寸断裂,强大的反震之力顺着剑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附着到他手臂之上,直冲五脏六腑之间。

    “噗”

    白衣染血,叶天骄身子暴退,喋血长空。

    而就在银芒落在褐衣老者身上时,一头巨大无比的战马也横冲直撞,撞在了老者身上。

    老者身形巍然不动,甚至连身子都没能被晃上一晃,但那战马却被这一撞,四分五裂,骑在上面的无头将军怒吼一声,挥舞这方天画戟朝着老者劈砍下去。

    然,方天画戟断,无头将军被这反震之力直接将身子震的爆炸,身下的十余头阴兵同样如此,在这个老者面前,他们是那样脆弱不堪。

    柳寻香瞳孔一缩,喉头抖动,死咬牙关却还是没能忍住那一缕鲜红从嘴角溢出。

    二人的神通似乎激怒了这个意识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的老者,他双手抱头,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声音如同发怒的雄狮,浑厚绵长,却震的地面青砖倒飞,向四周砸去。

    一名名原本还惊诧着看热闹的修士们面色勃然大变,怒吼道:“堵住耳朵!!!”

    然而,还是晚了。

    许多低阶修士没能反应过来,双耳在这声音中直接炸的血肉模糊,脑海中只剩下那嗡嗡之声。

    九念的木鱼同样在这声音中炸成木屑,一块块如指甲盖大小的木屑倒飞,如石头穿破豆腐一般,将他的胸腔穿透出密密麻麻的小洞。

    使得他胸前看上去,就像是莲花中结出的莲蓬一般。

    唯有陆北仓,反应稍慢,还没来得及出神通,就见三人喋血,顿时化作雷霆,将三人悉数拽走,这才免去的这一声怒吼之伤。

    否则这样的两道神玄老怪的撞击,足够将三人一招带走。

    四人落地,面色皆惊。

    “修为差距太大,不是神通能够弥补的。”叶天骄面色苍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

    柳寻香同样面如金纸,翻手拿出几粒丹药服下,道:“那也不能就这么认输,一个已经连道心都没有的废物,你们要去给他赔罪吗。”

    “……”

    叶天骄看着他,眼中带着莫名的神色道:“你是故意的,你借着破赵浪道心的同时,逼迫我们不得不拼尽全力与这神玄老怪一战。”

    “因为不战,就意味着我们要去跟他赔罪,那样的话,我们的道心也会蒙尘,阴灵明,没想到你比以前更卑鄙无耻!”九念用神通将伤口止住,闻言顿时怒视。

    柳寻香服用丹药后,面色稍缓,见二人怒视自己,咧嘴一笑,道:“四天骄战神玄,不管输赢,都会在这史书上留下一笔,这买卖你们可不亏啊!”

    “你娘蛋,打架的事能当买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