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零七章 血染云霄(十一)
    第四百零七章血染云霄(十一)

    黑衣塔侍的尸体,倒毙在扶云居的塔顶,由于本身的坡度,被一剑斩成两半的尸身,夹杂着花花绿绿的内脏,尽数滑进了下方的云霄池中。只是在这塔顶之上,留下了一片血渍!

    姬申扶有些姗姗来迟地赶了过来,正好看到老三朱雀的尸身滑落的一瞬间。他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而是一手按在了想要冲上去的老大青龙的肩膀上。

    “青龙,带着你的人回到四方塔中!”身材高大的郡宰大人沉声说道。

    “大人!老三他……”带着斗笠的黑衣人连忙说道。

    “这!是命令!”姬申扶低声喝道。

    三名黑衣塔侍纵使有些不甘,不过依然躬身退走了。三人身法超绝,想要离开自然没有人拦得住,转瞬间便离开了这处房顶,只留下还在场间僵持的三人。

    “承涛队长这一剑,确实让姬某大开眼界,只不过,这手法……呵呵”姬申扶嘿然一笑,满脸的嘲讽。

    显然他对青年的调虎离山之计,很是不满。作为剑道武者,比拼往往是实力的对撞,或者说剑道之争,阴谋诡计只能算兵家之术,算不得武道正途。

    “郡宰大人可能误会了,从始至终,李某也没想跟你讨教任何武道之事。当然如果郡宰大人有这个需要……”

    说到这里,李承涛顿了顿,接着道:“可以先挑战我的江湖行走,易惜风!然后可与我一较胜负!”

    此话一出,原本按耐住心中怒火的汉子,直恨得咬牙切齿!

    “好好好!李承涛,没错,我是要将我失去的拿回来!你等着,那个小鬼我记住了,下一次见到他,就是他的死期!”

    毕竟自己已经不是评天榜之人,已经习惯了接受别人挑战的郡宰大人,对于这种求战者的心态一时间还没有适应。不过李承涛说的都是在理,一时间让他吃了暗亏,只得将这股怨念转嫁到易惜风的身上。

    带着连衣兜帽的青年见此,自然没有打断对方的意思。此时场上局势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如无意外,此次落叶之行应该可以结束了。

    见对方迟迟不出手,李承涛也乐得清闲,他虽然表面上看去风轻云淡,不过刚刚那记“金风想玉露”,确实是他的绝技之一。连续转换两种内机,借由内劲功法的特殊性,自然威力要远超侠者境武者的承受范围。

    这一招也是今年在易惜风的启发下改良的一招,至于名字自然是由白净少年与李新添一起取的!

    虽然用“金风”比作阳属性剑罡还算贴切,可若说阴属性剑光是“玉露”就有些意想了。不过易惜风却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对于这句话,李承涛还是比较认同,于是就用了这个名字!

    姬申扶看着抱剑而立的青年,皱眉问道:“这就是你的功法特性吗?”

    李承涛没有说话,倒是一直在一旁戒备的李承乾冷笑道:“怎么?姬大人每次打仗都要问询一下对手,会不会武功吗?”

    姬申扶嘴角一勾,显然的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喃喃道:“中招者皆丧命,真实厉害的特性,不如就叫作……闪杀吧?”

    说罢,这位郡宰大人一剑刺向了对方,凌厉的剑罡瞬间爆发,一缕缕淡黄色的剑光撒满这扶云居的屋顶!

    ……

    就在这时,扶云居周围的黑甲士卒却传来了一阵阵骚乱,让原本以一敌二的姬申扶,神情微凝。

    他知道自己不是李家兄弟联手的对手,不过此番对战李承涛与李承乾连番迎战,且一直分心林恒山那里,自身实力定然不能全部发挥,当然就算发挥出九成,也不是他一人能够承受。

    可若是连打都不打,就退下阵来,对于整个落叶城的损失,将是巨大甚至是难以承受的。

    这位年过中年的郡宰大人心中暗叹:哪怕此战拼的身受重伤,也要与他们两人一战!

    抱着这种决心,姬申扶出手之间便不再留手。而反观李承乾与李承涛,在解决了黑衣塔侍的围困之后,却将精力放在整个郡宰府的战局之上,大部分精力竟被下面的骚乱所吸引。

    ……

    赫连海心一出手就一指头将张衡戳死了,不等不说这对于一众黑甲士卒的冲击力确实太大,本就没有将领带队,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监军,虽说是文士,但大小也是一个官儿啊!

    “张……张大人!被,被杀了!”

    “这个人,不,我们替大人保持!”

    一众士卒顿时没有了主心骨,就连命令也无法统一执行,有的人双眼通红显然是要出手报仇!有的人确实脸色苍白,脚下已经不自觉的退了几步。

    就这样一身书生打扮的赫连公子,将零星的几发破魔弩的攻击尽数挡下,数遍弹射会几只,将几名冲在前面的黑甲士卒射杀。

    这支已成惊弓之鸟的士卒,顿时崩溃开来。

    凉亭中的林恒山,将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之上,顿时黑子的大龙更加岌岌可危,如无意外,百步以内定能分出胜负!

    看着这盘残局,老者笑着站起身,将剩余的白子和黑子都放回到棋盒中。而后转身,缓步走出了这处凉亭。

    林恒山看着原本秀美的庭院,此时已是断壁残垣,几十具黑甲士卒的尸体就躺在场间,鲜血也淌了一地。

    老者神情很是平淡,看着独自站在庭院中的青年人,略一拱手道:“谢过赫连公子,此番搭救,我隐仁记下了!”

    赫连海心没有回头,而是冷声说道:“无需道谢,我不是为了你才出手的。”

    “哦?可是发现什么端倪?”林恒山笑着问道,不过看他的表情,显然是知道其中内幕。

    赫连海心点了点头,便将之前在四方塔中的见闻大体说了说,也没有丝毫添油加醋。

    老者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魔宗的血祭阵法他猜到了。其实之前在扶云居见到这四名黑衣塔侍出手,他就已经基本确定。但是那处空间法阵,却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一抹凝重在林恒山的眼中一闪即逝,他清楚空间法阵代表了什么,以及其中暗藏的风险,虽然很小只有不到万分之一,但其中风险依然存在。

    隐仁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关于这处空间法阵的情报,不能排除另一端隐藏了什么,虽然不大可能,但若是有一位强者隐藏在背后,一直如看戏一般,见证隐仁一步步壮大……

    一念及此,老者立刻否定了这种猜测,毕竟如同古迹一般的空间法阵,是不可能建在一座塔上的。但林恒山还是决定及早撤离这里,毕竟自己的目的依然达到。

    砰!

    只见一道如同真武弩雷的箭矢射到半空中,而后一阵内劲波动,炸作一团红色的烟雾。

    原本与姬人屠对攻的青竹,见到这团响雷烟雾,心中微微一动,手持半截碧绿色短棍直刺光头汉子的心窝。

    姬人屠心中一惊,经过几番交手,这个小成境的对手已经展现出足以让他震惊的武道见地。无论是剑法,还是对内劲的应用,显然这个中年汉子实力确实不俗。他没有硬接这一刺,而是用手中这柄“饮血屠火”长刀一格,短棍尖端闪现的剑罡,直接斩在了刀刃之上。

    叮!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光头汉子的身形瞬间倒飞了十几丈。

    “张铭!不要恋战,先撤!跟着我们。”青竹对不远处与秦凯激战良久的锦衣青年嚷嚷道。

    张铭眸中一亮,还是一指点在对方的黑云金甲上,将对方逼退。

    ……

    显然刚才林恒山射出的响雷弩箭,正是众人事先说好的信号。白猿眼中厉色一闪,他挥舞这漆黑铁棍,在这群黑甲士卒中,不断穿梭,凡是老者经过的地方,立刻人仰马翻。

    显然他也在向林恒山所在的那处庭院靠拢过去,不过他没有盲目撤退,他要用手中的铁棒,替林恒山打出一条大道!

    站在扶云居上的三人,见到那一团红色烟雾,心中各有所思。李家两兄弟心里自然跟明镜似地,不过从表面去不表现出丝毫。

    姬申扶心里就有些难受了,他既疑惑又担心。疑惑的是隐仁众人接下来的行动,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明白,那团红雾一定是某些行动的信号。而正是这种未知的行动,才是他真正担心的。

    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郡宰大人,李承乾笑着问道:“郡宰大人到底还打不打?或者……”

    他微微一笑,拿眼瞥了一眼下方因为白猿出手,而逐渐混乱的黑甲士卒。

    其实这次双方比拼,黑甲士卒发挥的作用极少,要不是因为他们都装备了破魔弩箭,这些黑甲士卒很可能只会冲当拖油瓶的效果。

    这也是隐仁一方,全部派遣侠者境强者入落叶城赴宴的重要原因。

    然而黑甲士卒虽然成事不足,可一旦发生暴乱,甚至营啸兵乱,那损失将会不小!尤其是在郡宰府中。

    姬申扶拿眼偷瞟了一下,下方的局势,侠者境的强者各自场面胶着、难分胜负,而一种黑甲士卒则是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被那个持棍的炼体武者,如同赶鸭子一般,被撵得四散而逃。

    “哼!真以为,仅凭你们几人,就能将落叶城捅破了天?”姬申扶厉声喝问道。

    这时内劲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的李承涛,突然说话了:“我等本就是来赴宴的,是谁在宴席上以摔杯为号?将我等划入前朝余孽之列!”

    姬申扶先是一愣,老脸难得地红了一下,恨声道:“是与不是,无需别人评说,你们自己清楚!至于摔杯为号?哼哼,林老先生身穿云霄圣袍赴宴,所图何事不用我说了吧?”

    “我隐仁是由所图,但这与落叶城无关,具在下所知,郡宰大人应该也是为了那些军资破魔弩吧?”李承涛淡然回道。

    他没想到,这位李教头竟然能猜到自己的真正目的,不过这也不难猜出,毕竟落叶郡最好的情报系统,都掌握在他们手中,而且常言道“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

    隐仁一方势力能掌握这一消息,他都是丝毫不惊讶。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姬申扶颇为认真地问道。

    李承涛与李承乾对视了一眼,心中瞬间拿定了主意。

    刚才那一枚响雷弩箭,释放出的是红色烟雾,按照之前的约定,红色烟雾为警告撤离。无论成员任务进行到哪一步,都要立刻中断。若是白色烟雾,还可以从容守望,看看有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可以顺手弄来。

    “我们要干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离开郡宰府,离开落叶城,返回隐仁镇!”李承涛坚定地回答道。

    其实李家兄弟以当前局势,完全可以跟对方谈更多利益,甚至获得更多,不过军令如山,为了避免过多的牵扯,李承涛只能如实说道。

    姬申扶先是一愣,然后有些疑惑地扫视了两人一眼,淡淡道:“如果你们真的想离开,我们落叶城绝不拦着!”

    ……

    云霄池的潮水时起时落,带起一朵朵水花,拍打着扶云居的栏杆。

    这处栏杆看起来很新,想来是一早被白猿和青竹撞断之后,有立刻换的新的。不过这些都是不重要。

    姬申扶一脸沉思地看着堂外的云霄池,有些走神。仿佛今天一上午的激战就像做了一场梦一般!

    这时跪在堂中的黑甲士卒,没有抬头看这位郡宰大人,只是等着对方再有吩咐。

    “你说,他们已经离开了落叶城?”他嗓子沙哑地问跪在那的士卒。

    “回,回大人的话,就在刚刚,他们从南门离开了。”士卒有些结巴地回道。

    “就直接走了,没有再去其他地方?”姬申扶继续追问道。

    “哦哦,他们临走之前,去了一趟城中的江湖酒馆,拉了三大坛酒水走了。”这人连忙补充道。

    场间在此陷入了沉默,他甚至没有问为何赫连海心会帮对方,只是过了良久,又从外面跑进来一名士卒。

    此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沉声道:“禀报大人,这一次战斗的战损情况已经统计出来了。”

    说着这士卒就递上了一个名帖。

    姬申扶没有细看,只是翻开了第一页,瞥了一眼那红彤彤的大字,心中就是一股莫名的烦躁。

    “大人,这些袍泽的尸体怎么处理?”

    郡宰大人皱了皱眉头,不耐烦说道:“怎么处理?将尸体扔到云霄池中就可以!”

    听到这话,这士卒没再耽搁,立刻命令士卒,将那些收集来的同袍尸首,丢进了云霄池中。

    就这样,原本清澈的云霄池水,变成了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