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掌乾坤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身畔的敌人
    赑屃王敖礼看到葛知常后,脸上不由露出了仇恨的神色,开口高声骂道:“葛知常你这个死牛鼻子,无故将本王困了二十万年,今天还敢出现在本王面前,真是自寻死路!区区半个残魂而已,你以为就能奈何得了本王吗?”

    葛知常面色不动,缓缓朝着敖礼飞去,一面靠近,口中一面说道:“老乌龟,贫道既然有本事困你二十万年,自然是吃定了你,至于什么半个残魂力量不足之事嘛,那是可以解决的。”

    说完话之后,葛知常忽然纵声长啸,声震数十里,显得十分嘹亮。

    敖礼哈哈一笑:“臭道士!你这是想召唤那另一半的残魂过来吗?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那个破盒子还有你的半个残魂早就被他们控制住了,你现在还想……”

    敖礼话才说了一半,忽然从远处传来一声长啸,与葛知常的声音相和在一起,只不过听上去那声长啸之音和葛知常的一模一样。

    赑屃王敖礼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大变,转头问道:“不好!那残魂竟然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将他困住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敖礼的眼神望着嘲风王敖智。

    敖智顿时张口结舌,然后勉强解释道:“可是他说已经办妥了,本王……本王亦不知情啊。”

    敖礼怒喝一声:“你们他娘的害死老子了,老子不干了!”

    说完话,敖礼就不顾一切地化为一道乌光往南去了。

    “哈哈哈!老乌龟,你往哪里逃!老道来也!”

    葛知常纵身而起,梁诚还以为他要去追那老赑屃,却发现这位老道士往北面飞去。

    梁诚觉得奇怪,连忙极目远眺,却看到北面天空中远远飞来一个正方形的东西,看上去极为眼熟,正是一个方形的石头盒子。

    梁诚不禁喃喃道:“这不是伏魔洞里那个石头盒子吗?这东西重逾泰山,没想到还能飞这么快!”

    却见承天道人葛知常迎着那石头盒子冲了上去,一晃就不见了踪影,似乎是融入进了那个沉重的石盒子里。

    接着那石盒的速度忽然提升了数倍,然后转头朝南,一路追着赑屃王敖礼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梁诚见状心中一喜,心想那承天真人葛知常所言果然不虚,现在已经将那老赑屃追得不见了踪影,这下子围困望海城的合体老妖就少了一位。

    无论之后葛知常能不能将老赑屃顺利镇压在什么地方,总而言之是按承诺将这头强大的老乌龟给解决掉了。

    不过就在梁诚心里稍微有点喜悦之时,忽然皱起眉头,心中隐隐觉得有件大事不妥,为什么先前那赑屃王敖礼会说出那一句“你们不是将他困住”的话来,这句话显得没头没脑的,整件事情透着些古怪啊,还触动了梁诚心底的一件不安之事。

    因为梁诚忽然想到,若不是自己曾经跑到伏魔洞找寻混沌石和神秘水道的下落,看到了围着石盒子的那个困阵;要不是自己给它调整了一下,那么那个困阵还真能把承天道人的另一半残魂以及那个石盒子困住,那样的话,星云海族今天就得逞了。

    当时梁诚看到那个阵法之后,只是觉得舒团的布阵水准太差,将那个保护大阵给设反了,现在听了老赑屃的那番话,梁诚不由得心中有些发慌,舒团!舒团他难道是故意布下的那个困阵?为什么他要那样做呢?

    要真是这样,舒团这个人的问题可就大了!不对!这个人难道真有问题?不应该啊,自己倚重多年的左膀右臂竟然会是海族奸细吗?这真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梁诚顺着时间线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记得舒团这个人最早是冯若愚举荐给自己的,然后自己在赴任时又将他从永安城带到望海城来。

    作为幕僚,舒团一向办事妥贴,自己甚为倚重,若他竟然是海族布置的奸细,那么这条线埋得真是太深了,所图者必然也大,造成的后果那就更是不堪设想了!

    由于一直没有怀疑过舒团,梁诚从来没觉得此人有什么不妥,或者说梁诚根本就不愿意顺这个思路多想,所以一直不觉得舒团有什么可疑之处。

    可是现在老赑屃的一番话像是一枚楔子楔进了原本密封的盖子,轻轻掀起了一角,那里面流露出来的气息让梁诚越想越是不安。

    梁诚的眼光偶然落到了海族那头分神鲸妖残缺的右肢上,忽然一怔,心中猛然想起自己之前被米兴国追杀时,用六甲符请降下来的那位甲申金将,他曾经击出三道剑光,第一道剑光灭了米兴国,第二道斩去了这头分神鲸妖的右前肢。

    至于这第三道剑光!这第三道剑光细细想来分明是冲着舒团去的!只不过那时请降下来的甲申金将消耗过大,最后这一击已经没有那种强大的威力了,让当时的舒团只受了一点轻伤。

    自己由于信任舒团,根本就没有考虑为何舒团会被甲申金将攻击,从而导致受伤这件事,想在回头想来,那分明是甲申金将给自己的警示。

    想到这里,梁诚心中的不安之意更浓了,若是这样的话,舒团这个人就太危险了,自己竟然还安排了舒团去镇守承天塔,那不就成了引狼入室之举吗?

    何况不光和小砖头还在那里,若舒团是海族奸细,那么不光和砖头的处境可就极其不妙了,梁诚顿时在心中生出了想要立即去承天塔看一看的心情。

    可是没等梁诚拿定主意,那嘲风王敖智已经从老赑屃逃走造成的混乱中反应过来了,迅速权衡利弊后,一咬牙觉得还是先将望海城拿下才是第一要务。

    于是嘲风王敖智一挥手,喝道:“儿郎们!上吧!”

    敖智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巨鲸妖和海尊就分别带着海妖们准备朝望海城冲过去。

    铜海见状大喝一声:“启阵!”

    “嗡嗡”声响中,望海城的守护大阵顿时开启,只见一道道青光纵横交错,将望海城的城墙牢牢掩护在内。

    梁诚见对方两位分神大妖一起攻了过来,顿时没时间再去想其他事情了,感到在这种攻势之下,守御压力太重。很担心铜海他们难以维护住这个守护大阵,于是梁诚心中一动,打算来个突然袭击。

    梁诚估算着自己若是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过去,能有几成把握重伤甚至杀灭一头分神海妖,不过这种事情只有一次机会,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既然动了偷袭的心思,梁诚就默默做好了准备,想等这两位大妖靠近一些,自己再暴起袭击。

    于是梁诚暗暗蓄势,准备等到这两位大妖一旦靠近,就立即就出手袭击!

    可这时悬浮在星云海上空的嘲风王敖智仿佛看出了梁诚的企图。

    只听他大喝一声:“你们拉开距离,小心那望海城主暴起偷袭!”

    那两位分神大妖闻言之后立即往外围飞去,拉开了与梁诚之间的距离,那巨鲸妖往西去了,而身如黑铁塔的海尊则朝着东面的海边靠了过去。

    梁诚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心想这嘲风王还真是见机得快,一句话就破坏了自己的企图,看来望海城的守护大阵已经别无选择,接下来要接受两位分神大妖的考验了,究竟能坚持多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嘲风王敖智微笑着看向梁诚:“人族小子,本王也不欺负你这样的新手,你若是不出来呢,本王自会过去攻打你的守护阵法,在本王的打击之下,你那望海城大阵能支撑多久可就不好说了,所以呢,你要是愿意出来,本王可以与你上天去战斗,这样便不会波及到下面的那些小家伙们了。”

    说着敖智伸手往高空一指,然后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盯着梁诚。

    梁诚深吸一口气,心中颇为犹豫,因为自己若是走出这个守护大阵,那么铜海与何不为等人就要面对两位分神大妖的攻势,这样的话形势十分吃紧,未必能守得住多久。

    自己若是不出去,两个分神大妖固然一时难以攻破城防,但是那合体修为的嘲风王无人牵制,破坏力只会更强,纵然加上自己在内也未必撑得住。

    合体老怪亲自出手攻打望海城,一旦守护大阵被攻破,那么望海城里只怕要玉石俱焚,不会剩下什么活物了。

    正在梁诚犹豫不决之时,忽然星云海中钻出一个身影,直奔海尊而去,那人口中还叫道:“老乌!你今天既然要出手,那么作为人族,我却要来和你较量一番。”

    梁诚看了过去,却发现冲向海尊那人长相犹如一位少年,满头乌发飘飘,正是陆圣金海。

    那被金海称为老乌的海尊见到金海之后,却苦笑道:“金海,我二人合作多年,情同手足,你不是常说人族对你不公,你早就万事不挂怀了吗?今天何苦要来趟这个浑水。”

    “抱歉了,老乌,今天我要是躲着不出手,今后的日子只怕天天梦魂不安,没法子,只能这样了。”金海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