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夜烬天下 > 第二百五十四章:老地方
    天征鸟再度掠过魑魅之山坠落于北岸城外围草海,严冬已至,将这一片的茂密的草丛覆上厚厚的一层白雪,萧千夜对着大鸟轻声嘱咐,让它能借着雪色掩饰硕大的身体,然后和云潇两人一起走进城内,此时正值夕阳时分,才经历了海啸之灾的北岸城依然一片萧条,损坏的楼房也还未完全修缮完毕。

    这个冬天真的好冷,冷的不仅是气候,还有人心,木板、石砖堆砌在街头巷尾,若长的街道仅仅拉起了几盏夜灯,工人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无声无语的吃着晚饭。

    萧千夜将衣领往上拉了拉,低着头大步快走,云潇大气也不敢出,一直紧抓着他的手臂心怦怦直跳,好在现在的北岸城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灯红酒绿的不夜之都,破碎的城市里人流并不算很多,也没有人注意到行色匆匆的两人借着越来越昏暗的黄昏悄然无声的拐进了中心最大的酒楼——小秦楼。

    推门而入的刹那,萧千夜发现这座富丽堂皇的酒楼并没有太多改变,好似那场惊天动地的海啸也没对它造成多少损坏,只是将中央舞姬的台子拆了,耀眼的琉璃灯也没有再以灵术助燃,大堂看起来宽敞了不少,整个酒楼内空无一人,是特意为了迎接他们而提前遣散了所有的客人。

    萧千夜松了口气,在从公孙晏口中听到“老地方”三个字之后他就一直在暗中思索,而思来想去最可能的地方,无疑就是风魔的据点之一,小秦楼。

    果然,没等他继续多想,从二楼亲切的传来一个声音,江行泽匆忙披了一件衣裳从楼梯上翻身跳了下来,看见这两个许久不见的人立刻脸上就堆满了笑容,他赶紧一个箭步冲过来,乐呵呵的道:“我在这里恭候二位多时,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今夜就该到了,来来来,还是之前云姑娘住的那间房,已经命人准备好干净的衣裳和点心,快去歇一歇吧。”

    萧千夜先是有点意外如今的楼主换成了弟弟江行泽,但是转念一想江停舟应该还要留守帝都城,换他过来也确实是在情理之中。

    江行泽本是海市里幽凰楼的主人,眼下一下子从青楼老板变成了酒楼店主,反而是他自己有几分不太习惯,他尴尬的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人,连忙冲着二楼高楼喊了起来:“小霜!小霜你快下来,客人都到了你快起来了!”

    他一连喊了好几声,二楼的房间里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下来一个小丫头,看着像才睡醒的模样,连衣服的扣子都扣歪了,她是跌跌撞撞的冲了下来,一溜烟的蹿到云潇面前,然后用力咧嘴对着两人露出一个极尽友好的笑,俯身拱手的道:“是萧阁主和云姑娘吧,我叫花小霜,是风魔的人,你们叫我小霜就好了,陛下吩咐过,这段时日如果有什么需求,跟我说就好了。”

    萧千夜看着这个笑的一脸谄媚的小丫头,情不自禁的瘪瘪嘴,江行泽一把将冒冒失失的花小霜拽回自己身边,连连使了个眼色,花小霜看的奇怪,又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人就在那大眼瞪小眼呆呆站了好一会,江行泽尴尬的掐了她一下,压低声音骂道:“快带路……”

    “哦……哦。”花小霜才看懂他眼神里的意思,嘟着嘴嘀咕了一声,“我本来就是要来带路的呀,你看了我半天,我还以为有其它事儿呢。”

    云潇被两人莫名其妙的举动逗笑,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了许多,花小霜见她笑起来,轻轻“啊”了一声,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往云潇那边挪了过去,也不管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一把用力的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前,云潇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只见花小霜的眼里一点点泛起明亮的波澜,竟然是一种极为羡慕敬仰的神色,脸也变得红光满面,嘴里面念念有词的嘀咕道:“真的好像啊!楼主,她们真的好像啊!”

    “像什么?”云潇被这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感染,感觉对方也并没有恶意,倒是好奇的追问了一句,江行泽皱着眉头用力低咳了一声,一只手拎着花小霜的领子就将她丢到了旁边,赶紧好声好气的赔笑道,“姑娘别理她,她也不是陛下安排过来的,只是听说能见到你非要吵着过来。”

    花小霜不甘心的推开江行泽,继续凑到云潇身前,一脸痴迷的说道:“海市蜃楼那会我正巧也在羽都玩呢,只是他们嫌弃我碍事不让我来小秦楼,我就一个人在海边逛着,然后逛着逛着那只巨鳌就疯了一样冲上岸了,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谁知道从魑魅之山的方向飞过来一片火光,是一只烧着火焰的凤凰!它的背上站着一个人,手上握着一柄火色长剑,一剑就将巨鳌打回海里去了!”

    云潇愣了一下神,自然知道她口里的人是谁,只见花小霜的眼睛微微上翻,笑意深绽的脸颊仿佛一朵明艳的花,沉静在自己的幻想中久久不能自拔,江行泽无可奈何的摆摆手,接道:“那天她侥幸逃生之后就被凤姬大人迷得丢了魂,又听说你是凤姬大人的妹妹,这才哭着吵着一定要来见一见,你要是嫌她烦,我一会就给她赶回去。”

    “别!别赶我回去!”花小霜瞬间回神,赶忙抓住云潇的手臂再也舍不得松手了,云潇看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脸上透着痴迷与敬仰,心里倒是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欣喜,索性也一把抓住她的手,两人有说有笑的往楼上走去。

    “喂……”江行泽是看呆了,他开了多年青楼自认为对女人还算是了解的,然而此时竟然完全无法理解眼前两个女人匪夷所思的行为,他僵硬的扭头看着一旁冷定如初的萧千夜,情不自禁的脱口,“萧阁主也就不管不问随她去吗?”听书包

    萧千夜笑吟吟不说话,这样的场面和质问好像不久之前也从罗陵先生的嘴里蹦出来过,没想到风魔除了烽火,竟然还有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小丫头花小霜?

    时至今日,他也还是无法搞清楚当年的皇太子拉拢这群人的时候到底都看上了他们哪一点,如果说公孙晏和萧奕白都是身边最为亲切的人,又能理所当然的在帝都城保护他,罗陵也算是掌握着东冥八条商道的风云人物,两位楼主审时度势、大隐隐于市,关键时刻或许有奇用,就连飞影和赤晴怎么说也都是身怀绝技,可是那位烽火和这个花小霜,他是怎么看都只像是会拖后腿的存在。

    一想到自己作为军阁主追捕“风魔”这群通缉犯多年,而人家里面居然还有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萧千夜竟然有些暗自失笑,不觉发出一声长叹。

    江行泽是看不懂他脸上忽然浮起的笑容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见萧千夜并没有上楼休息的打算,问道:“萧阁主是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情要做吗?”

    “嗯。”萧千夜回过神,转身望了望窗外,毕竟眼下是冬季,黄昏一过天色很快就陷入一片漆黑,而北岸城在海啸之灾过后旅人数量大幅减少,很多商家生意萧条,索性也就早早关门熄灯睡觉去了,江行泽看他一直望着外面,不由得愁眉紧锁,支支吾吾的问道:“您该不会是……还要出去吧?”

    萧千夜想了想,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出门有些风险,但他转而又看见楼上的云潇,还是心一横,压低声音说道:“我想出去买些东西,江楼主可知道现在城内还有哪里的布庄开着门?”

    “布庄?”江行泽被他这样突兀一句话问的半天没回过神来,嘴里念念叨叨的说道,“换洗的衣服我都已经准备好了,都是上乘的好料子,在房间里放着呢,萧阁主怎么还要去布庄?”

    萧千夜没有回话,江行泽瞄了他一眼,发现他嘴角微微一抽,眼里竟有些羞涩的光泽在不停晃动,这一下反倒是吸引了他的兴趣,江行泽微眯双眼,笑吟吟凑近,毕竟是在海市那样的地方摸爬滚打了许多年,这般明显的情绪变化很快就被他察觉,他刻意压低声音,唇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故意推了推萧千夜:“萧阁主是不想想给云姑娘买衣裳呀?怎么着,是怀疑我的眼光挑的不好看?”

    萧千夜轻哼一声,嘴角一扬,毫不示弱的反驳:“江楼主这么多年流连烟花之地,我确实是担心你挑的衣裳不合适。”

    “你……”江行泽被他一句话堵得无言以对,但他毕竟是看惯了人情世故,立马就反应过来对方的真实目的,也不直接戳穿,而是小跳着绕到柜台后面翻找了半天,这才笑嘻嘻的提着两个面具递过来,“这是之前海市蜃楼时候留下的面具,北岸城这种外来人聚集地,戴面具也不算什么稀奇事,萧阁主想要取悦美人心,不如让在下做陪,参谋一番如何?”

    萧千夜从他手里接过面具,直接就扣在了脸上,推门而出。

    江行泽被直接无视,又气又好笑,也是紧跟着他追了出去,北岸城的街道不似之前繁华,只有零零散散的几盏壁灯,映照着本就残破的城市更显荒废,江行泽加快脚步跟他并肩而行,嘴里不高兴的嘀咕着:“你走这么快干什么?现在的城里和几个月前相比可是大变样了,你若是要去找之前那几家大布庄,肯定是要吃闭门羹的。”

    萧千夜听见这话,霎时停步,江行泽看着面具下那双严厉中透着无可奈何的眼睛,憋着笑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指着另一条路说道:“走这边碰碰运气吧,那有一家苏绣坊,店主是飞垣人,他夫人是中原苏州人氏,你若是想给云姑娘送礼物的话,他家应该是整个北岸城最合适的了。”

    听闻“中原苏州”四个字,萧千夜心下一动,紧跟着江行泽走进这一条小街,这里不是北岸城的主街道,门市也不及中心大道那一带繁华大气,倒是一排过去开着不少小而精致的小商铺,江行泽开心的哼着小曲,心情大好,说道:“萧阁主倒是让我出乎意料,您现在可是通缉犯啊,居然为了买件衣服大晚上还出来乱跑,您到底是想要什么样的衣服,嫁衣吗?”

    他偷偷回头瞥了一眼萧千夜,即使隔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对方眉目间微有笑意,好似也印证了他的猜测是对的。

    江行泽轻咳了一声,反倒自己有几分尴尬,眉头紧拧凑到他耳边连声劝道:“嫁、嫁衣可能是买不到的哦……出嫁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那肯定是要提前过来亲自量身定做,哪有你这样说买就买的?而且、而且那种衣服很华丽很显眼,你们是逃犯哎,可别搞的太引人注目了。”

    “差不多的就行,她很早以前就和我说过,特别喜爱那种红色。”萧千夜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脑中突然想起年少之时昆仑雪谷中的遍地红梅,笑容中也带上了一丝苦涩与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