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鹿逐录 > 第二十八章 无法答应的恳求
    倾尘在思酒讲话时一直静静地注视着他,他眼睛里光芒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思酒讲完后,倾尘一句话也不说,径直走了出去。

    倾尘再回来时,手里已多了一坛大红纸封的酒坛,坛身上沾着几粒尘土,看样子是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

    倾尘拍开泥封,一阵醇厚的酒香霎时间扑鼻而来,像醉生这样很少喝酒的人简直闻到那个味道都有点熏熏欲醉了。原来夏醉生虽然名字里有个醉字,但从小家教甚严,很少喝酒。

    倾尘取出三盏琥珀杯放在三人面前,将酒注入杯中时,只见酒液清澈,杯底无一丝杂质,倾尘越注越满,眼看酒液已溢出杯口许多方才住手,那酒却并不溢出。

    他也不敬酒,也不干杯,更不答言,竟一仰脖一口将自己的酒喝干。

    倾尘喝完后立时脸色绯红,咳嗽了起来。

    思酒关切道:“倾尘,你身子柔弱,还是不要喝酒罢。”原来思酒江湖经验何其丰富,只听倾尘呼吸之法,便知他身子羸弱,不宜多饮酒。

    倾尘摆手道:“不碍事,我不过是呛住了而已。今日高兴,定要喝足了酒!”

    思酒知道倾尘此刻正在兴头上,已难再劝,况且自己也实在想和他痛饮一番,便微笑不语。

    醉生见倾尘如此情态,被二人慷慨激昂的话所激励,只觉二人学识谈吐实是自己生平所遇人物之冠,人生知己难遇,何况还遇上了两个!

    醉生只觉胸中豪气顿生,左手执杯,右手衣袖一挥,就要效仿倾尘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在这时,醉生的手臂却被拉住了。

    醉生回头看时,却是思酒拉住了自己。

    思酒道:“这酒香醇无比,虽是好酒,但后劲十足,你怕是禁得不起。”

    原来思酒已猜到醉生心思,本想说,你还是喝茶为好,但知她此刻心情激荡,已沉浸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自我满足感中,不忍扫她的兴,于是改口道:“你还是慢些喝罢。”

    思酒将自己杯中的酒一口喝了,倾尘早又帮他满上。

    醉生听了思酒的话慢慢啜着,只觉这酒入口绵密,回味香软,实在好喝,不由又多喝了几口,只觉豪意大发,心中忽然闪过两句诗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管什么三十功名,八千云月,我只要此刻的相聚!

    三人借着酒意,高谈阔论,从孔孟之道谈到自身爱好,从隔壁的王婶丢了只鹅谈到天下大势,三人肆意妄言,无所不谈,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更多的是胡说八道。

    三人忽而慷慨高歌,忽而俯耳低喃,忽而抱酒默饮,竟不知不觉将一坛酒饮尽了。

    花思酒诗兴大发,忽而翻窗入院,在月下剑舞翩翩,他白衣翻飞如雪,月光一泻如银,一时间竟让人分不清哪是月光,哪是他的白衣。

    他挥剑时如撕裂苍穹的一道闪电,静止时如水面上的一朵白莲,姿态飘逸如仙,进趋间洒脱恣意,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只听他一边舞剑,一边吟道:

    花下漫思酒,酒后逢知己。

    千杯不足兴,饮尽杯中月。

    杯满月复现,倾尽红尘事。

    纵此别故人,一醉慰浮生!

    醉生和倾尘被思酒吸引,也来到了院中。只见空中一轮红月高悬,洒落一院清辉。

    “倾尘你看!今晚的月亮是红色的啊,是我看错了么?”醉生醉醺醺地指着月亮道。

    倾尘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静静地望着那轮红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酒意朦胧之中二人欣赏着花思酒的舞剑之姿,耳听得花思酒念念有词,也不知听懂了没,二人也加入了行列,醉生跳着大概是自己自创的舞蹈,舞姿之生动足可与螃蟹媲美;倾尘大概把自己当成了每个时辰都在日出日落的向日葵,只知道不停地旋转,旋转,依稀听得他嘟囔道:“太阳落得好快啊。”

    醉生只觉脑袋晕沉沉的,不由坐倒在地上,不知名的液体不受控制地从眼中滑落,她喃喃道:“酒变成了眼泪……酒变成了眼泪……”

    “醉儿,你哭了?”思酒不由停下了舞剑,循着她的声音也蹲了下来,关切地问道。

    醉生忽然涨红了脸,喊道:“酒变成了眼泪,我都跟你说了,你还问我,呜呜……”

    她说着,更多的眼泪从眼眶滑落下来,滴在了她的腮边。

    花思酒不由手足无措,他虽然武功高强,江湖经验也是十分丰富,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喝醉了的小姑娘呀!

    醉生忽然伸出手来,抱住了思酒的头,喃喃道:“丑橘……好大的丑橘……”

    醉生说着,摇起了思酒的头,似是想将丑橘摘下来。

    醉生喝醉了之后力道奇大,思酒只觉自己差点没被她拽得背过气去,急忙扣住了她不安分的手,不由哭笑不得,出江湖以来,他不知听过多少仰慕他的女子赞美他的容貌,何曾被人称过“丑橘”!

    只听醉生又哭道:“我想去嘘嘘。”

    思酒无奈地道:“那你去啊。”

    “可是我站不起来。”

    思酒只好将她扶起来。

    “思酒哥哥,我认得路,你扶着我往这边走。”醉生醉眼朦胧地道。

    嗬!还认得人,还会使唤人。

    思酒扶着醉生到了登东的地方,听得醉生进去了,不由低声道:“扶着点儿啊,笨蛋。”

    思酒在外等了许久,还是悄无声息,不听醉生出来,不由心中担心,却是好生踌躇,这,他是堂堂君子,总不能闯进去罢?

    正在心中犹豫,忽然一阵曼陀罗的香气袭来,软玉温香,已抱了满怀,不由心神一荡。

    醉生已扑进了他怀中。

    恭房传来的臭味和曼陀罗的香气混在一起,那味道,真是妙不可言。

    思酒被这味道一冲,不由清醒过来,苦笑一声,低声向怀中的人道:“醉儿,我们回小楼罢。”

    “不,我还想看你舞剑……”醉生喃喃道。

    思酒竟真的依她,带她回到了院中,让她靠在了一株古树上,果然拾起剑来,又在月光下舞了起来。

    醉生望着月光下一身白衫的思酒,只觉得好看极了,只是那好看却渐渐模糊……模糊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思酒手中的剑“叮”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三人醉倒在地,竟就这么睡在了院子中。

    醉生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思酒将什么东西扔向了自己。她还没看清楚,就再也支持不住,像思酒的诗里一样一醉浮生了。

    三人再醒来时,是被暖洋洋的太阳照醒的。

    昨夜放浪形骸,疯狂过甚,三人竟在院子中睡了一夜。

    思酒和倾尘靠在院中一块大石上,醉生倚着庭中古树,醉生睁开眼,眼前一片白色,却是一件玉白如意云纹锦衫盖在自己身上,正是思酒的衣服。

    原来昨夜思酒也喝得太醉,他本想将醉生送回房间,却已意识不清,他拼尽自己最后一丝清明,将外衫脱下,向醉生的方向扔去。

    三人醒来只觉腰酸背痛,头痛欲裂,忙龇牙咧嘴地站起身来,回到小楼中休息。

    倾尘给大家泡了茶,端着散发着袅袅茶香的瓷碗,啜了几口清茶,三人方才觉得好些。

    思酒叹道:“虽然见到一见如故之人,在下昨晚也实在太过孟浪,失礼了。”

    醉生笑道:“李太白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普偶尔一次,倒也不妨。等到我们将来老了,回忆起今天时,不是会觉得很美好么?”

    倾尘道:“花大哥,夏姐姐,你们不如住在我这里吧,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很是寂寞呢。”他笑语盈盈,面上却隐隐露出一丝落寞。

    思酒道:“我们也很想住在这里,但,我们毕竟不能永远住在你的家里。实不相瞒,在无愿村中,我们至今还没有一座自己的小楼。我们一路来到偏僻的西边,就是想要找到一处容身之所。”

    倾尘道:“难道你们还要往更西边走么?”

    思酒道:“是。直到我们找到一座没有主人的小楼为止。”

    倾尘道:“不用往西边走,东、南两边的小楼可多得很,且都建得富丽精致,只不过大多都有主人罢了。你们来的路上,应当就见了很多。为什么你们偏要舍近求远,追次放好呢?花大哥,你强调要找到一座尚未有主人的小楼,莫非,你们不愿夺走别人的居所?”

    “是。那都是为了我的任性——”醉生歉然道。

    “倘若你们找不到呢?”

    “那便永远流浪!”思酒凛然道。

    倾尘心中震撼,过了好一会儿方道:“到外面去流浪,那一定好玩得紧。我很久没有出去了,不如你们带着我一起去吧!”

    思酒踌躇了一会儿,歉然道:“倾尘,我们此去前途未卜,凶险莫测,实在不能冒险带着你。如果你因为我们的缘故遇到危险,我们如何能心安?何况,你已有了自己的小楼,你身子柔弱,禁不起路上颠簸,大可不必冒这个险,还是安安心心地呆在这罢。”

    倾尘道:“花大哥,你带我去吧!我会很乖的,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好不好嘛?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真的很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