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希罗史诗:救国联盟 > Chapter 38
    “不幸的人啊,你为何离开太阳的光辉,来到这悲惨的地域,拜访亡故的人们?请你离开这深坑,移开那锋利的佩剑,让我吮吸牲血,好给你作真实的预言。”

    ——《荷马史诗:奥德赛》

    “今天是你的日子。”阿格尼清晨起床准备出发的时候,他庄重的向彭易之宣布。“今天,所有维桑人都将注视着你。”

    “怎么会这样说?”彭易之有些摸不着头脑。

    “实力和运气你都有,这是我们现在可遇而不可求的。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来是为了做什么的,彭易之。”阿格尼拍了拍这个北陆佬的肩膀,“维桑人在希罗的扬名立万,将从你开始。”

    “你也打得不错啊,阿格尼。”彭易之故作轻松的说,但事实上,他因为过度紧张甚至有些肚子疼。“你还不是把那个叫托尔芬的伯爵打下马了吗?人人都说他很强,但我可不觉得他有多强。”

    “他哥哥不一样。”阿格尼摇着头说,“那不是个绣花枕头;而他是你将碰到的最大的敌手。”

    说罢,阿格尼伸出他被皮革手套包覆着的双掌,打开他的搭扣,将自己身后的白色披风取了下来,安在了彭易之的肩头,然后把自己的战马牵到了彭易之的面前:那是刘峻辰早前买下的卡尔加里山地猎马,披着如初雪一般纯白的罩袍,上面绘着阿格尼的盾徽,白底白色玫瑰。虽然这匹马的体型不比那些贵族骑士的战马更大,但速度要更快些,是阿格尼喜欢的坐骑。

    骑上了战马的彭易之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白色的披风和胸甲罩袍,白色的盾徽,甚至连盾徽的底色都是白色。虽然那不是紫色这种造价高昂的贵族专用颜色,却凸显着一股异样的纯净澄澈。很奇怪,他并不反感穿着阿格尼的甲胄、骑着他的战马战斗。“看好吧,团长。”彭易之用维桑话告诉阿格尼,“我让他们见识见识维桑少年兵的骨气。”

    这一轮的弓骑对决的对手是密特朗的年轻伯爵梅林·希利卡,他穿着绘有自己红底蓝色鲑鱼的披风,威风凛凛的骑马走了出来。而当他对面的彭易之以连人带马都是白色外衣的模样进入赛场的时候,赛场内外不禁鸦雀无声。

    他们将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侍从和一个伯爵的决斗,那是场地位差距悬殊的战斗,但彭易之丝毫没有畏惧。绕场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彭易之默念着望江堡的名字,一箭正中梅林伯爵的头盔。他们用的是去掉箭头的练习箭,如若是在真刀真枪的战场,用着锥头箭,梅林便已经倒毙于马下了;显而易见,比武大会的原则是一方只要认为自己不能战斗了便可以提出放弃资格,被一箭射中脑袋的梅林伯爵摇了摇头,高高擎起了手中的骑兵弓,向观众和国王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到了最后一阵了。彭易之的心陡然震颤了一下,这时他才发觉现在的自己和平时的自己有那么一点儿不一样。他暂时抛弃了沉默寡言和乖僻暴戾,却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在竞技场上战无不胜的战士。听到那些如惊雷一般的欢呼和喝彩了吗?听到那些自己出生时本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贵族小姐们投来的尖叫了吗?彭易之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那些是你的啊,是你彭易之的。那是他在之前的人生中从未拥有过的东西,这里和战阵不一样,原来战斗可以是这样?在维桑的北陆那样一个血与火浇筑的地方,即使你豁出性命去战斗,也没有贵族小姐为你喝彩。

    但那无法玷污战斗的纯度。彭易之心想,他是高傲的,他笃信着自己的信念比这些渴求功名利禄的骑士们更高一等。除了这点儿可怜的自傲,他也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托尔西亚·克里斯蒂安公爵最终站在了战场上,他是克里斯蒂安家族兄弟里最高的那一个,也是最年长的那一个。有人说,在克拉克·莫特利退役之后他就是卡尔加里最闪耀的将星;也有人说,他的技击之术和弓马之道无人能及,但彭易之并不畏惧。实际上他在之前的比武中也证明了这一点,当他把“侠义骑士”瓦格纳·卡梅伦打下马时,群众的欢呼声甚至盖过了密涅瓦城大圣堂洪钟发出的巨响。他坚信着,克里斯蒂安要对付的并不仅仅是彭易之一个人,授业传道的父亲,给予他指引的教官,漆吴山和北陆死去的同袍,还有在场下代表着维桑共和国注视着他的阿格尼,都和他站在一起。

    彭易之回到他的角落,从阿格尼的手里接过一把长长的钝头练习骑枪。阿格尼从他笑了笑,彭易之则还以一个坚定的眼神。

    “白骑士!白骑士!”人群中高呼着周身穿得洁白如雪的彭易之。

    彭易之微小的向看客们和贵族小姐们挥手致意,昂然挺胸的跨上了赛场。自己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彭易之心想,一定不是,但究竟是什么改变了自己?是在小石山发出的那声咆哮?是自己丢进矶野川的那颗烟头?不过这些东西都已经无所谓了,改变也好不改变也好,今天的主角是我,我要让这群希罗人见识到维桑人的气魄。

    严格意义上来说,彭易之确实学习了几乎每一种人们能够想到的兵器,甚至在他父亲的道场里,连不常见的偏门暗器和制作工艺与形制早已失传的古流武器彭易之也曾多多少少的修习过,但那些毕竟仅限于步战:彭易之是来到希罗之后才学会了骑马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只足够他建立起和马儿之间的基本信赖关系并了解操纵马匹的大致套路,要真正说的上是“弓马娴熟”,没有经年累月的修炼,以及一匹和自己一同成长起来的马儿是做不到的。这是彭易之的弱点,彭易之稍稍有些紧张的想着,但是没关系,这些都可以用自己的勇气去填补。

    他把自己的骑枪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引起观众席上贵族小姐们的一阵尖叫,随即,他做出了一个夹枪冲锋的姿势,而对面的石爪堡公爵也已经准备完毕。电光火石间,彭易之一脚踢上了胯下的白罩袍战马,战马一声嘶吼,往前突击。就当二人临近交锋的身位时,彭易之的骑枪出手早了:这是个致命的错误,直接导致了公爵轻松地闪避了这次攻击,而他的骑枪直直朝着彭易之带着椎顶盔的面部而来,若不是彭易之迅捷的闪避了这次攻击,石爪堡公爵差点就把他的脑袋打下来。

    “这家伙是想弄死我么?”彭易之拉开距离后默默想着,“可不能再疏忽大意了,还好没有被他击中;下一把就在瞄准距离之后再定胜负。”

    第二轮突刺的时候,彭易之预估好了骑枪出手的时机,瞄准托尔西亚·克里斯蒂安的胸甲把自己的骑枪稳当的送了出去,却被托尔芬公爵用自己的骑枪成功的格挡开了:那需要比彭易之更准确的预判,因为托尔西亚出手前的思考时间远远比彭易之更来得紧迫。第三轮突刺时,两人的骑枪甚至撞在了一起,所幸他俩都及时将骑枪脱手,但巨大的惯性还是撕扯的彭易之手臂肌肉生疼,两支木质练习骑枪就这样碎成了片。激烈的打斗让人群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他们没想到冠军的争夺之战是如此的激烈!彭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