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 3900 尾后针(四)
    伊卡尔国王前天才亲自拜见,然后就是风云突变,伊卡尔王逃离埃罗王都,被人一路追杀,这一次再有人拜见,却是一下逆转了局面的哈维国王,整个埃罗王都的视线一下都集中在了埃罗王宫

    日出的景色令人振奋,看到那灿烂的一幕,每个人都会感到兴奋,那是一种对於生命的喜悦。而日落则令人沉醉,那绚丽的晚霞,曾引来多少赞叹,那是对於生命之中所有美好的事物的回味。在那夕阳的映照之下,—丛丛冬季的绯色花朵散发出艳丽迷人的光彩,橘红色的落日,令这些花显露出异样绚丽的殷红,

    火光在小炉子里燃烧,水滚起来时,淡淡的茶香也随着热气飘出来了。

    黑发青年正靠在花园的靠椅上,惬意地享受着这夕阳西下的美景。远方那变幻莫测的晚霞。在夕阳下,通红的晚霞变幻著不同的姿态。帝国南方情报部负责人安克洛走在旁边的桌上倒了一杯茶,托著茶杯递到黑发青年嘴边,茶杯里面翠绿的茶叶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彷佛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一般

    “呵呵,哈维人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自然是不需要继续装可怜,其实能够让哈维人把握到局面到现在已经是给足了他们面子,如果哈维人自己还不知道见好就收,最后被人狠狠打脸也就怪不了别人,说到底这里是埃罗王都,是我帝国的版图”黑发青年从美人手中接过酒杯,嘴角不屑的笑道,一幅玩世不恭、异常懒散的神情,完全就是一名然地欣赏著落日的年轻人,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哈维高原上的倾国大战,生与死都在这名不起眼的青年手中捏着

    惊吓过度的伊卡尔国王仓促逃亡,彻底打乱了哈维人的布置,这也算是哈维人竟然想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栽赃陷害的惩罚

    依照先前的局面,如果黑发青年不让阿特丽丝点醒伊卡人人,哈维人会一直扮演受害者,尽可能的将伊卡尔国王牵制在埃罗王都,但是那场当街刺杀,实在是惹怒了黑发青年,真把埃罗王都当成各自布局的棋盘了!埃罗王都是帝国的

    哈维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伊卡尔人当天下午从埃罗王都开出去的二十辆马车都是假的,真正的伊卡尔国王在中午就已经混在艾特蒙山的车队离开了埃罗王都,而且方向完全相反,伊卡尔王会比原定时间上迟上一天回到伊卡尔与埃罗西面接壤的波法利亚,但是在安全绝对不会出问题

    “还有就是伊卡尔国王说,此次伊卡尔派人前往亚丁方面贩卖优质铁矿,其实是红龙殿主动找上来的,伊卡尔方面只负责将铁矿运到亚丁,后面怎么做,伊卡尔方面也不知道,而且伊卡尔方面承诺,以后伊卡尔的优质铁矿愿意优先提供给帝国”安克洛绣眉微簇的想到什么,声音清脆说道,关于伊卡尔的那批铁矿,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具体去了哪里,那批铁矿抵达亚丁后似乎一下就消声灭迹一样,因为现在这个跟亚丁都处于风声鹤泣的状态,情报部的眼线短时间内无法查清具体的内容

    “那批铁矿暂时可以放一放,既然是红龙殿在后面,对我们就不会有太的的危险”黑发青年从靠椅上站起身,摆了一下手,冷笑了一声“也难怪哈维人一下变得如此高调,明目张胆的在帝国势力内对伊卡尔王展开截杀,一方面是哈维人认为伊卡尔人绞杀自己在先,帝国都保持了容忍的态度,内心忍不住有怨气,另外一方面,五万哈维军队从罗布力图开入高原东部,从后面直插波洛夫地区,而伊卡尔人在波洛夫要塞的守军只有三千人,三千对五万,兵力悬殊,哈维人还是偷袭,哈维军队拿下波洛夫已经是定局“

    “攻下波洛夫的哈维军会对波洛夫方向的伊卡尔军展开夹击,哈维人的灭国之危很快就会出现转机,胜利在望,自然总会感到腰杆硬了很多,而决定最后能不能取得全胜的关键,就在于伊卡尔国王能不能回到伊卡尔的战线上,这种情况下,就算知道会得罪帝国也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哈维人正在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伊卡尔王彻底埋在这片异国土地上,伊卡尔的二十辆马车,三天截住了八辆,虽然还有十二辆,但是哈维人明显是察觉到了什么,哈维国王才会亲自前去拜会阿特丽丝,应该是想要知道,伊卡尔王到底是真离开了埃罗王都,还是阿特丽丝将伊卡尔王藏起来了”

    “还是陛下早有准备”

    安克洛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钦佩道“这次哈维人对伊卡人展开全力追杀,实在是不将我帝国南方情报部放在眼中,如果让哈维人截杀得手,我帝国南方情报部的脸面往哪里摆,哈维人实在是太嚣张了,还好陛下让伊卡尔王混在我们前往哈维高原的车队里,否则怕还真可能让哈维人截杀成功“

    安克洛声音顿了顿,俏皮说道”就是不知道,那些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各方势力重臣们,此刻会不会被一个个重磅消息震晕过去呢“

    在埃罗王都这个棋盘上,帝国允许你下这盘棋,你才有可能下在盘旗,这一点上,后知后觉的伊卡尔王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所以伊卡尔国王第一时间选择拜会阿特丽丝,就是向帝国表明了认错的态度,离开阿特丽丝后,立即就找上了艾特蒙山,提出愿意以一百万帝国金的报酬,希望艾特蒙山将自己安全送回伊卡尔,安克洛在请示黑发青年后,欣然结下了这笔报酬丰厚的买卖,相比而言,自认为掌控一切的哈维人,等着看热闹的各方势力,

    却是直到此刻依然还没有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下棋人!

    “那名庶女继承人能够顶得住哈维国王的压力吗?哈维王可不是伊卡尔王,统治哈维高原数十年的真正霸主,可不是伊卡尔王那个暴发户能够比的”

    “机密消息,马丁利牙的萨姆塔玛拉出现在那名庶女继承人身边!”

    “什么情况,马丁利牙人怎么也参合进去了。。。。。。”

    “刚刚得到消息,哈维国王已经离开,在进去后半个小时就离开了埃罗王宫,随后哈维人发表声明表示承认肯塔姆家王室地位,并且哈维王室还表示愿意将哈维王室公主与肯塔姆家联姻”得到确切消息的各方势力已经彻底晕了,第一反应就是,这名肯塔姆家庶女继承人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插手伊卡尔人和哈维人的战争,又拉上了马丁利牙方面如彗星般崛起的萨姆塔玛拉,以本身只是傀儡的地位,愣是变成了能够左右南欧巴罗走向的大黑手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背景神秘,手段通天,出面即王者!不可招惹

    这种手段和心机,就算是那些大国君主也不过如此,各方势力迅速推翻了先前这位庶女继承人已经甩出同辈一骑绝尘的卓越评价,而是直接将庶女继承人与老谋深算的大国王者并列到了一起,肯塔姆家必然因为此女而不凡,可以先承认肯塔姆家王室的身份,再寻机会拉近关系,就算无法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各方势力重臣将对肯塔姆家的判定迅速修正,然后立即派人送往各自势力,虽然看起来都是惊才绝艳的意味,可事实上在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前面只能算是傲立年轻一代,但在距离真正独当一面还需要时间和磨练,而后者则是上升到足以让任何人重视的对手,能够审时度势,果断狠辣的谋求最大利益,两者的评价怎么可能相同!

    阿特丽丝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整个欧巴罗关注的焦点,甚至被各方认定为牵动南欧巴罗风云的高原大战的幕后黑手

    哈维高原,深冬寒风呼啸般推开的气流、正犹如刀锋怒卷而来

    伊卡尔第五军第八团长肯莫罗斯猛然惊醒,从行军毯子上一下坐了起来!那一阵喧嚷是怎么回事?一名侍从神色匆匆的揭开帐门“大人,我军遭遇突袭”

    “突袭?是哈维人主动出击了吗”肯莫罗斯脸上露出振奋,哈维人终于肯成乌龟壳里边出来了,这一个月可算是能够狠狠打一场了,

    “不知道,大人,是后面打过来的!快起来吧!敌人快过来了!”但是侍从的回答让他神色茫然

    “胡说八道什么,怎么可能从我们后面!”肯莫罗斯厉声喝道心下难以置信: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安排人马严密监视哈维人的东西!对方即使调动一个中队也瞒不过我的眼睛,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从我们后背杀过来,肯莫罗斯冲出帐篷,只见后军营寨那里火光冲天,到处是一片惊恐的呼叫和报警声“哈维人袭营了!第七团完蛋了!”

    情况完全无法看清,只能看见后面火光从天,营地帐篷之间,一片漆黑,到处是人碰人,慌乱的士兵胡乱的跑着,散布着一个比一个可怕的消息

    “第七团完了,第九团也完了,我们被包围了!”全营在一片人心惶惶中,能够听到军官们的呼号声“集结!集结!向我集结!”却没法整军,没法布阵,甚至没法分辨敌我。成群的乱糟糟士兵黑夜里瞎碰瞎撞,在这黝黑之夜响彻着一片嚷叫。喧嚣声来自大营的后方,这里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军需仓库和物资车队都已经笼罩在一团烈火中了。肯莫罗斯一赶到,马上抓住了一个慌张的军官“怎么回事?值班军官在哪里?叫他来见我!”

    “大人,特拉索大人已经被杀了!”

    一片火红色的流星从远处射过来,肯莫罗斯听到天空中响起一阵恩恩的沉闷声音,刹那间,无数的火箭在染红的天空下,犹如夜空中飞窜的流萤猛地扑下来,的覆盖式的远程打击让伊卡尔士兵翻滚一片,被射中的人,全身燃烧发出凄厉的声音,如此惨烈诡异的画面,随同扑打在脸上的炙热,让肯莫罗斯感到一阵压制不住的寒意,天空中无数红光再次升起,寒毛在肯莫罗斯脑后竖了起来。

    排山倒海一般的声音终于从远处震荡幕中传了过来,在营地门口燃烧的木塔火光照耀下,哈维军队的黄色铠甲如潮水一般漫山遍野,一排的木梯子同时啪啪啪的就在营地木墙架上,人群已经蜂拥攀越,,触目所及已经是一片乱战刀光,奔行的人影,传令兵的大喊,伤者的惨叫,营地内部的地上,不少燃烧的箭矢从空中噗噗的插进泥土里,冒出一阵青烟,红线猛地扑上天空,曳光飞舞,营地大门位置木制营墙的高点,密集的箭簇将木塔上的哨兵直接射成了刺猬,木塔在犹如巨大的火炬在燃烧,

    呜呜”沉重感到号角声撕裂头顶的苍穹,远处出来哗哗的行动声,似乎连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一片如长河般的光带闪烁过所有伊卡人的脸领,身穿胸甲的哈维军主力剑士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这些哈维剑士人人都是一副半身甲,动作整齐,最前列的是让伊卡尔人数十年来都视为恶魔的双手大剑,长达一米六的双手大剑,就算是重甲都能被劈开,整齐推进时,犹如一把锉刀,所向披靡,锋锐的重剑突然上跳,只见鲜红的血从伊卡尔人脖子处突然飚射出来

    伊卡尔人捂着被切开的脖子怒睁着眼睛倒下,凶猛灌入的哈维重剑士在不到三百米的冲击弧面上,杀!,大声呐喊,如浪潮滚动,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北伊卡尔步兵步兵被冲撞的飞出去,变形的身躯在空中扭曲飞舞,伊卡尔士兵完全不敢这些如魔鬼般的重甲剑士撞上,被推动的站不住脚,士兵们尖叫、哭号,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自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同伴踩死